Small Star's Blog

夜来风雨小楼听,花既凋零且卖花。梦回巫山任风语,爱上层楼不道愁。

《无稽之谈》(十一)

寒假,嘿

  湿淋淋的城,湿淋淋的寒假。   年过的很冷清的样子。虽然嘴上说,过年没意思了,都一样,但过年的时候,还是会想这想那的吧。 今年提前两天吃年饭,于是三十那晚,吃饭只有一家三口,还记得上一次这样的时候,已经很小很小了,甚至都还记得那晚吃的鱼,因为我那时最讨厌吃鱼。 一转眼就这么长时间了。   今年吃年饭,又喝酒,还抽了四根烟,我爸说早就知道你抽烟了,你妹呀,我是不是还有很多事你们都知道,...

《无稽之谈》(十二)

小城

  有时候,小城是一种寄托;有时候,小城是一个梦想;有时候,你早已生活在小城里。 或许心里都有一座小城,总梦想自己有朝一日能够住进这座小城,有一所小房子,养小动物,养小花,聆听小小的雨; 七八条大街就围成的城里,三轮车叮叮当当的驾来驶往,菜担子随意的摆在路边,天空诙谐的下着小雨。而雨,不经意就打湿了城。 在心里的小城掉落路旁前,总会不经意就思念起这小城。 看了《边城》,想到小城;看了《春天来...

《无稽之谈》(十)

年末

明日   又到一年的末尾了,总感觉有许多话要亮出来,但最后也没能说上什么。 突然感觉要结束了,这些时候总会固执的想抓紧这个尾巴,当然抓不住了。 对我们来说,真是读书时代要结束了。   也许大一开始那年,我们会为哪些各种各样的第一次而惊喜。 如今却未曾发现,许多也许竟是这辈子最后一次的事情,就已在不觉间烟消云散。 从开始到结束,显得有些仓促。 想一想人生,我们都希望自己能活得长久些,但谁也...

《无稽之谈》(九)

年代记

  苍山马道浮云,洱海田野冷雨。黄昏路上笑风清,也听蛙声一片。 七八条船飘水,三两个人凭栏。旧日城门古道边,城中新店林立。 回忆一段日子,会发现,能记住的只是一些细节,但这些细节,却连成一个过去的故事。 而回忆一个年代,像在看一部超级长的好莱坞大片,冗长的时光浓缩成一个精彩的故事,这个故事离自己却已过分遥远。 这一段大学的故事还没有过完,也已酸甜苦辣,我们的大学年代已是暮年。 曾几何时,风华...

《无稽之谈》(八)

一   《诗.召南》之《小星》: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嘒彼小星,维参与昴。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寔命不犹!   记得年前许久,也曾兴致勃勃得看过一段时间《诗经》,十五国风之后,小雅及后兴趣全无,难道是官方文章总觉无趣,呵呵。 也时常看得欣然怅然,如今能记住的不过几首,如《桃夭》,《静女》,《木瓜》,《关雎》,如《小星》,《柏舟》等,大半还是高中学过的。 不过...

《游记-云南》

世上最二的拍照姿势是剪刀手,可每次拍照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比出这个万年二的pose。许多年后,看着这些照片,才发现,那时年少。   夏天很热,人总是懒洋洋的,每天腻在空调屋里,阳光射进屋里,却只是刺眼,无聊的敲着键盘, 点着鼠标,日子就这样过去了。有时候总会说,我还年轻,然后懒洋洋的虚度光阴。这个夏天,似乎也是这样的。 一开始安排的充满希望,等过完后还是一句:你妹,又想多了。  ...

《映像》(二)

落日余晖

  午后,浓烈的阳光透过窗口涌进走廊,在正对窗口的地面上,刻出一片刺眼的轮廓。 难以想象,昨日间还是乌云遮天。前几日潮湿的空气在曝晒下,一瞬间融化成一团温热的泥浆, 洋溢在校园的巷道中,于是一整个下午闭不出户,等待夜晚的降临。   傍晚,天色渐渐暗下来,是时候出洞了。   昨天傍晚,有那么一两分钟的时候,云层覆盖的天空给余晖染成了粉红色,很是绚丽。 小玉拿着相机拍晚照,没有情操的小雨从厕...

《无稽之谈》(七)

初夏

  四月中旬,已是初夏,加一件外套嫌热,不加又会感冒,时间过得真快。   南京的夏天很热,老何说因为湿度大,所以南京冬天更冷,夏天更热,我想,就这样夜里才更舒服。 初夏的时候,人们开始洗电风扇;初夏的时候,梧桐树开始落绒毛;初夏的时候,女孩们开始穿黑丝;初夏的时候,学渣们开始踩人字拖。 明年初夏的时候,我们开始离开学校。   日子过得真快,一转眼就在南京闷闷地呆了三年。 其实,我从来不觉...

《游记-厦门》(二)

厦大,沙滩,集美,归程

厦门,第一次去是2013年寒假。稀里糊涂走了很多地方,记忆里的厦门定格在那个时候,毕业后,也时不时会往厦门走,但只有第一次的厦门, 才有那个一脸懵逼的我。头部背景照片不是我,是我朋友,拍摄于日光岩。   2013年,1月29日,芙蓉隧道,单车与海。   这一天,老人借我俩单车遨游厦门。   这样的时代里,人与人之间越加冷漠,庆幸是遇到一位热心的好人,而不是坏人。一大早去到他住的...

《游记-厦门》(一)

启程,日光岩

厦门,第一次去是2013年寒假。稀里糊涂走了很多地方,记忆里的厦门定格在那个时候,毕业后,也时不时会往厦门走,但只有第一次的厦门,才有那个一脸懵逼的我。   去年十月份本来打算和同学去厦门,最后没去成,但寒假一开始,这一段旅途终于成行了。   熊伟,我的高中同学,读大学的时候与我读的同一所大学。他喜欢骑车,大一的时候骑了一次川藏线(国道318), 这些事是他的独家记忆,无需炫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