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小记》

凤凰,武当,宏村,婺源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April 17, 2016

这篇游记,记录了我2015年12月末在四个地方旅游的见闻及感悟。凤凰,武当,宏村,婺源。

  年末,开始了新一轮的出游。过往的旅游经历让我更喜欢独游,这一次也不例外。对于旅游,我的定义是观景、漫步、思考, 而旅游中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能自己搞定,当然更喜欢独游。很多人眼里,旅游主要还是吃喝玩乐,朋友是必不可少的。 从不否认这种想法,因为做什么事情,只要达成自己的目的就好。但我最烦有人总是询问我的旅游计划或经历, 然后以说道人的姿态劝我和朋友出去玩,说独游有什么好玩的,白花钱。这样的人最坏,不仅自己观念狭隘,还一味将自我片面的观念硬加于人。

  这一次,计划去凤凰、武当山、舟山三个地方,最后实际去了凤凰、武当山、宏村和婺源。虽然行程有变,旅途却依然精彩。

  12月4日,躺在从深圳开往怀化的列车上,旅途开始。

凤凰

  凤凰没有火车站,只能选择长沙、怀化等几个就近的地方转大巴。最后选择怀化,是因为刚好去怀化的普快夜里发车,即不浪费白天的时光,又能省下住宿费。

  12月5日上午,列车到达怀化——一个不能更像地级市的地级市。这里的快餐叫大碗饭,给一大碗饭,想吃什么菜自己去夹, 管够管饱,非常实惠的家常饭。怀化有两座火车站,怀化站与南站,怀化站乘普快,南站高铁。从怀化到凤凰得到汽车西站坐车, 怀化站到汽车西站并不远,坐公交或者步行都行。

  怀化到凤凰得大巴是流水班车,坐满才走。到了冬天,旅游淡季,很长时间才坐满一车。这一天,等到下午三点才发车, 以为六点前总算能到凤凰,不曾想又遇上长时间堵车。夜里八点半,终于到达凤凰。住进早预订好的旅馆,迫不及待出去走了一圈。 沱江的夜景不错,很有情调,江心虹雪两桥金光耀眼,江岸华灯夜上,一片灯火阑珊。但还是有些失望, 凤凰已经拥有一个商业古镇应该有的所有元素,放纵的酒吧、各色的旅馆、满街的小吃古玩“特色产品”、民谣乐店, 这一切却将凤凰自己的特征掩盖下来。

  它坐落沱江,静候光阴,容不下半点喧嚣和浮躁,却因为《边城》,渐渐走进世人眼中,最终被世人俘获。哀哉。

  12月6日,早起,开始崭新的一天。

  江边的清晨很冷,整个人都瑟瑟发抖。沿江往下漫步,探寻古城边际,一直走到风桥,再往下就出古城了。 沿着沱江,从上往下,整个古城有雪、虹、风三座桥,刚好处于古城开端、中间和末端,而虹桥与雪桥之间,是有趣的跳岩。 沱江自西向东流,在虹桥之后往南拐了一下,整座古城的景点大约就这样分布在南北岸——大半在南岸。若是想要远望古城全貌, 有两个地方可以去,一个是古城内神凤文化景区,另一个是古城东边一座山顶的高塔。我在城东转悠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上那座山顶的路。

  有时候在想人生的意义。曾经认为,只要为自己设定一个人生的目标,当用尽一生之后得以实现目标, 人生的意义就在于此。后来看到冯友兰对人生境界的划分,发现自己所认知的正是他所定义的第二种境界。 似乎对于个人来说,人生的意义只能是功利的,再往上就是人生对于群体、对于宇宙所包含的意义。若只是如此, 大鹏展翅与蜗角之争也没有差别了,只要是有目标的人,在境界上都是平等的。我总是在这里误入歧途,无解。

  作罢,还是午饭来的爽快。

  午饭后,天色转晴,暖和一些,又开始一整天都在做的事,闲逛。凤凰的人文景观很多。故居祠堂吊脚楼, 城楼牌坊博物馆;三桥跳岩望江亭,码头水车万名塔。以上:故居、祠堂大都以展馆的形式开放,若是无意于此,大可不用观赏。 东西门城楼是城中不多的两个高点,值得一上。而凤凰美景的精髓,在于跳岩、三桥、水车、码头、城墙、吊脚楼、万名塔等江畔景致与沱江的交相辉映。 令人赏心悦目。

  神凤文化景区,是古城中最不能错过的地方(我认为)。主要展示了从古到今一些与凤凰有关的元素,亭台殿阁廊柱桥, 都有涉及。但最重要的还是山上风光,不仅能鸟瞰古城,还能领略山林隐居的诗意。

  时间脚步不停,转眼就到傍晚。其实,即使在冬天,凤凰也不见人少,不时能碰见结伴而行的游客,也有如我一般孑然一身的独行者。 进入夜晚,北岸沿江的酒吧陆续开业,服务员在酒吧门外摆上炉火,一边烤手一边招呼客人。酒吧太过喧嚣,清吧更好,南北岸都有这么几家。 但在冬天,这些发呆的地方几乎没有客人,店家自己烤炉火,也不会开空调。试着进一家,坐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冷了出来。无奈,于是又沿着江岸闲逛一段, 最后回旅店休息。

  12月7日,准备离去。一大早起来,店家说江上起了难得一见的薄雾,于是在匆忙间奔至江岸见了凤凰最后一面,清新而朦胧的一面。

武当山

  武汉有武昌、武汉、汉口三个火车站,武昌站往南下发车,汉口北上,武汉站是高铁站。12月7日,从怀化坐车到达武汉火车站, 在武汉市停留了一夜。晚上住的是武昌站附近,武汉卖鸭脖的真多,绝味、精武满大街。。

  从武汉到武当山需要在十堰市中转,从十堰到武当山,既有大巴公交,也有火车。12月8日傍晚,随着火车,终于摇到武当山附近。 不过,武当山火车站还不在武当山景区附近,而是在相邻的镇上。

  似乎是到了山脚,感觉又冷了许多。

  一直以来,武当山于我而言,都活在书中。在金庸的书中,武当与少林齐名,自全真没落以后延续了道教在武林中的传承。 但现实与武侠还是有很大不同,现实中的武当文化以道家理念为基调,崇尚黄老学说。也有武术的传承,但并非主旋律。来武当,正要见识其真实的一面。

  武当山景区分两大块区域:一块是五龙宫往下的武当山国家森林公园,游客较少;另一块从景区入口往上至太子坡旅游车中转站, 再由太子坡至金殿(武当山顶)这一系列游览区。其实从太子1坡往上还得坐游览车,有两条路,一条去中观,从中观上金殿;另一条去到南岩, 从南岩全程步行上到金殿。

  9日,经过一夜的休整,开始正式的武当山之旅。在淡季,人没有多到熙熙攘攘,也没有少到不见人烟,正好合适。 在太子坡专车后,直奔紫霄宫。武当山的宫宇、道观太多红墙绿瓦,经过历史的打磨,石台上斑驳依稀,但颜色却不见褪去, 显得苍劲而有力。紫霄宫既是如此,内里宫、祠、观完备,两旁有两座大亭,亭内各一赑屃,都背负石碑。传说龙生九子,六子霸下, 又名赑屃,喜负重,碑下神兽。每次看到人指着这货说是乌龟时,我总想牛逼哄哄的冲过去解释说那家伙不是乌龟,是神兽。然并卵。

  从紫霄宫坐车到南岩,在南岩,开始正式登山。记得在大学时,人生第一次旅游就是登山,黄山。自那一次,不仅喜欢上旅游, 也将黄山奉为圣经,无论以后去过什么山,都感到比不上黄山。以为不过如此。其实,当然明白山外有山楼外楼,一切都不是不过如此; 只是没有亲眼目睹,眼界终究只能停留在曾经触及的世界。

  登武当山时,随着山路渐入云端,朝天宫往后,路上寒雾盘绕,山怀空灵;再往高处走,二天门之后,就过了这一层云雾, 竟又能见到长空万里,晴日方照。这景致,真是永不会厌烦。

  朝天宫位于南岩到金殿这一路的中点,从朝天宫往金殿有两条路,大多人走的都是经过一、二、三天门最后到山顶这一条。 三天门之后,就能远望西天门,再经过朝天门,就到山顶了。武当山金殿四面都被围墙包围,四个方向分别建有东西南北天门, 只有南天门供人进出,另外三天门,可远观,却无路而上。下午,终于到达山顶,上到金殿,景色一眼望尽,冬日在西方摇摇欲坠, 余晖中的金殿,亮得刺眼。

  渐入夜色,山顶冷清下来,十多个道士,一个警察,两个旅馆前台,几个游客,再没有其他人。山顶住宿,可以睡40一晚的通铺, 也可以包220一晚的四人间。理所当然在山顶住下来,还跟着道士去食堂吃了斋饭。斋饭太难下咽。。其实吃什么都无所谓, 但讨厌的是把什么都煮的稀烂。

  夜里,窝在房间听一个铺的朋友们聊天,无非是出游计划一类的话题,略显无聊。山顶起了大雾,本想起来看星星,作罢。早早入睡。

  似乎一转眼就是黎明。起个清早,为了看日出,道士们也起得很早,为了经营山顶事业。清晨,百物待兴, 刺骨的寒冷随着红日的升起退向阴影。在金殿守候初阳的时候,听着签房里的道士在抱怨:金殿组每年赚那么多利润, 却要养紫霄组、南岩组那帮什么事都不干的鸟人……呵呵,生活,每时每地都在透着它的魔力。

  下山的路途绵长幽曲,一如人生无止尽的行程。尽头在何处,好像一眼望穿,却又绵绵无期;感到总是虚度光阴,但每天却又如此真切。

  令人感到真切的还有南岩的清冷,即使没半个人光顾,沿路店铺依然煮着热食。南岩矗立山腰,鸟瞰登山路。历经风削雨蚀之后, 南岩如同紫霄,苍劲有力,时间在青石台上日复一日的爬行,终于变为时光漫渡,教人以停滞感。

  走到南岩,再坐车下山,途中经过逍遥谷,直到太子坡。又上太子坡看了看,类似的宫台殿宇。类似的还有琼台中观, 在山脚的另一端。这一天余下的时光,就在太子坡、中观磨掉了。

  转程,在武当的旅途结束。

乡野流年

  在宏村承德堂,一位老人常年摆桌买书,自己写的书。其中有本书《乡野流年》,记录了几十年宏村生活的点滴,很写实 ,也很温情。我想,用乡野流年来形容宏村生活,很贴切。

  宏村位于黄山黟县,典型的徽州古村落,徽派古建代表。离开武当山后,到南京逗留了两天。原来计划的舟山, 而后改道宏村,可能是把海看腻了吧。12月13日坐车到黄山,中午,终于到宏村。

  宽泛的江南,也包括徽州,江南所包容的水韵,徽州也有。宏村既是如此,街巷中流淌的水圳将村外小溪的活水引入村中, 南边是一湾心安的南湖,村中藏一片心醉的月沼,这一切让宏村隐现婉约姿态。然而却不止如此,宏村背后既是雷岗山,一座山丘的庇佑,又让宏村显得安稳。

  旅程这些天总是细雨纷飞,难见晴色,也很冷。一到宏村就先住进了旅馆,下雨的时候,好睡觉。雨中的宏村非常安静,只听风雨声。

  还是起来逛了逛。寂寥无声的巷子,冷瑟中,驻足凝望的游人。走过南湖,雨中的小桥倩影娇娇; 走到月沼,塘边的碟店悠放乐音;雷岗下,山庄野草横生,堂屋里,木头凭风蚕食。有时候会憧憬,要是自己在这样的地方开一家小店, 会不会开心?仔细想,于如今的自己而言还是不会,至少难以忍受脱离世界的虚无。

  这个年代,旅游成为绝大部分人的爱好,年轻的人儿前赴后继淹没在旅行的浪潮中。走出家门变成信手拈来的事, 但艰难如斯的是,让“他乡既是故乡”这句话成为现实。

  傍晚,又过南湖。青灰的天色下,长堤拱桥,细雨枯荷,点缀黄昏的庭院灯火。南湖将一切看在眼里,也将夜色映入眼帘。 很想安静的望着南湖,一边看她隐入黑暗,一边思绪乱飞。于是去问了正对长堤的湖沁楼房价,打算第二天改住湖边小楼。

  14日,晚起,一样的天色,一样的心情。

  游览宏村有几条主干道,标志性的堂屋和主要的景点都在这几条道上。这一天去了宏村少人走的巷陌。走过雷岗山下的长巷, 听到一间路边客栈放起粗犷音乐,走近看,客栈里精致的摆布使得客栈与周围的残败格格不入。远处走来一个姑娘,抱着棉被, 径直进了这客栈。这间叫枫树下的客栈,真不一样,老板不是二愣子就是有颗大心脏(或许就是那姑娘)。

  午后,往西走,有一条上雷岗山的岔道,尽头是座雷岗山庄。山庄大门紧闭,据闻庄内十三楼历史悠久,如今是座私人旅店。 但从外看丝毫不见人烟,好像久无人住,不禁令人感到诡异。再往西,来到宏村边界,有一条沿村流淌的清溪,既是宏村水源。

  又到傍晚。从湖沁楼的阳台凝望南湖,果真有不一样的情调。前一夜以游客的角度看这一切,这一夜却依稀有丝家的味道。

  在宏村,两日的时光,又将心绪抚平。我想,对宏村最好的赞誉,乡野流年足已。

婺源

  12月16日,黄山北站,开往婺源,G1675次列车,最后一段旅程。

  婺源被称为最美的乡村,各具特色的古村落散落全县各地,景色令人沉醉。一年四季都适合到婺源旅游, 但婺源最好的景色还在春秋,春季梯田花海,秋季雾里看枫。当我选择初冬来到这里,注定和这两种色调无缘。

  在县城找好住的地方后,旅程从下午开始。

  婺源县内景点,以县城为中心,分为北线、东线和西线三线景点,每一个景点基本都是一个村落。 大多数景点包含在一张通票中(180元一张,可在县城游客服务中心或各景点售票处购买),但如理坑、篁岭等少数景点, 需额外购票(和前面所讲的通票所包含景点不是一家旅游公司开发的),通票所包含景点,在各景点买单票的话,30元一张。

  下午,在县城车站坐车往东线进发。途径月亮湾,先到李坑(不是上文中理坑)。东线沿途有李坑、汪口、江岭、篁岭等景点。

  进入李坑,沿小路往前走,路旁是一条清澈的小河。经过一座古楼亭,在楼亭两旁,大约年过半百的老头们在扎竹筏, 这些竹筏正是为来年的旅游旺季准备。在河上,也漂着竹筏,无人问津。看着一旁休耕的田地, 在冬季,却蓦然怀念起暮春的情怀:“风乎舞雩,咏而归”的生活,在这样的时代,大约也还是存在的把。

  小路尽头,终于进入李坑村。在村里,已很少见到村民原来的生活状态,毕竟早已不是未开发前没有旅店、没有商店的古村。 不过还好,石桥流水依然,古老仍然藏匿在村落间。下午,天色晴朗,行走在温暖与阴暗中,对李坑,又多了几分感念。

  从李坑出来后,搭车前往汪口。

  汪口村也傍着水,不同于流入李坑的小河,这水是大河。相较于李坑,汪口被开发的程度没有那么深。也正因为如此, 更喜欢汪口。进村时,见到两个驴友在村口河边,晒着太阳,聊天。真羡慕那份惬意。村口有座桥,过桥,到对岸后, 桥头还藏着一座小房子,再往远走,就是乡间了。

  主巷直穿村落,沿巷两旁偶尔坐落几座古老的建筑。在冬天,汪口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除了我,没有外人来打扰。 在村尾,有另一座桥到达对岸,桥下修了一片浅滩,看到浅滩上晒的衣服,晒的农物;看到桥上几个老头抽着烟斗。 我以前会想,这样的生活真好;现在明白,很多美好都是我们无意识附加上的。

  从汪口出来,已是傍晚,于是回到县城休息。

  在婺源东线,江岭看田,篁岭晒秋,这是不能错过的两大景色,虽然时节不对,还是决定第二天再去一次东线,骑车,到篁岭。

  17日上午,在捷安特租了一辆山地车,沿公路向东线进发。其实公路沿途,一路上景色都很不错,这是坐车很难细细欣赏的。

  东线上第一个景点并不是李坑,而是月亮湾。在路旁停车后,就能看到月亮湾,得名缘故是其江心岛形似月牙。 这样一幅景色只能驻足观望,去不到,岛上也没有任何人工痕迹,因此并不需要多少时间。

  再次路过李坑,路过汪口,接近中午的时候,到达江湾。但想不到,江湾并不值得停留,作为一个没有特色的地方, 也被旅游公司列为景点之一,无以言表。在江湾吃了午饭,继续骑车,往篁岭前进。

  下午,终于到篁岭,考虑到回程,时间变得有些仓促。篁岭是一个建在山崖的古村,房屋在山崖间错落有序, 在秋季,篁岭有一幅五彩的画布,篁岭晒秋。

  在山下坐缆车上到篁岭,沿着山间土路进入村落,一旁是山坡,而另一旁,是山崖。深秋的时候, 篁岭的村民收获了果实,每当日出晴空,就将果实置于晒匾中,放在屋顶。从山上俯视,这缤纷的农俗景观,就是篁岭晒秋。 我冬季到的这里,却想不到“晒秋”依然存在,确实值得看一看。除了晒秋,篁岭也能看梯田花海,但这在冬天却是没有的。 仍然去村尾梯田花海的地方看了看,梯田在对面另一座山上,两山之间连着上下两座吊桥,以及两副滑索。坐了一次滑索,挺刺激。

  从篁岭下来之后,立马骑车往回走。日渐西沉,终于还是到夜里,公路上空无一人,漆黑无光,不禁联想到以前看过的农村鬼怪故事, 立马寒毛竖立。反而骑得更快,顾不得入夜后的冷风与疲惫,终于在八点左右回到县城。

  18日,游览婺源北线,北线有思溪、延村、彩虹桥、理坑这些景点。去了思溪、延村、彩虹桥三个地方。 思溪、延村挨在一起,更主要还是作为赏花之地。

  值得一提的是彩虹桥。

  彩虹桥位于清华镇。入口藏身于市井中,进入景点后是另一幅别外洞天,与景点门外形成巨大的反差。 廊桥横跨清溪,下游跳岩另生趣味,再往下是一些浅滩灌木丛。在对岸,往远处走,还藏着一座幽静的寺庙,罕有人至。

  这一天很早回到县城,在婺源的旅途也将结束。两三天的时光,并不能将整个婺源走完,但在悠闲的漫步中,对走过的地方,都有较不错的回忆。

  这篇游记,前三段在一月份就写完了,最后一段在这几天写完的。一面为自己的拖延感到汗颜; 另一面,也庆幸最后终于完成的记录。记了很多游记,随着记录的越多,越来越发现,其实游记是很难记的。 过多的流水账会使游记索然无味,而过多个人主观的延伸描写,又会使游记看起来不具体,太片面;并且,对于景色的描写, 在写多了之后,会发现自己落入一个固定的写作模式,仿佛写了很多段景色,却像一个模版中刻出来的。

  总之,对于写游记,还有很多需要学习、掌握的地方。希望以后能记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