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过往》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January 24, 2016

  秋日迟暮,天色浑浊。于朦胧间行走,四周是暗淡的朦胧。
  山岳下的水露打湿小路,前方是喧嚣,后方是寂静,路上是挑担子的农夫。从寂静走向喧嚣,果实在途中撒满荒野。

  悄然间,从暮秋来到盛夏。
  日落后的世界光彩照人。林间萤虫,浅海水母,在深夜散发出钻石的光颜。樵夫和渔夫却不在三更劳作,深夜的世界炫丽而寂静。

  河川从荒野里穿过,与小路并肩而行,流向喧嚣。
  荒野中没有野兽,果实在寂静中腐烂,迸发出寂静之音,飘荡在河川之上。川上船夫悠唱:神田川,川流不息,水中的燕麦,狂流过。

  而盛夏跃往初春,河谷轻风醉人,只待孔子的暮春。
  轻风溢出河谷,在田野间徘徊,蒲公英随风徘徊。黄狗在村陌里徘徊,村夫在细雨中徘徊。 初春有一场夜来风雨——起风后,万卷沧桑,烟消云散;而雨落,千张面孔,化作尘埃。

  一座石头堆筑的城,迎接了河谷的喧嚣,一并的,也迎接了轻风。
  凛冬将至,城冒着腾腾蒸汽,洋流在城下流淌,经过温润后的石头更加光亮。夕阳与城含情脉脉,但夕阳往下,城在上升。最后,光线终于落幕,石头堆筑的城,在朦胧中,在路灯下,摇曳起身影。

  蓦然,凛冬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