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三)

江城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April 19, 2015

小城,是心中的执念。

  记得看过一本书,叫做《江城》,展现了上个世纪末重庆涪陵这座小城的生活画卷,江畔小城特有的滨江文化, 三峡工程引起的时代变迁,旧年代里川渝市民的生活状态及农村学子的求学历程,都在书中描写的淋漓尽致。 而我从小生活的城,大约也能叫江城,它在长江更上游的地方悄悄呆着,许多年。它似乎只是自顾自的走在长河中, 在山水围绕里,风轻云淡。我曾经写到,出城的人好似经历了许多个年代,而这城里的人永远只生活在一个年代。 现在这样说,仍不为过。

  当我又一次回到这里,在一个深夜,却感到些许疑惑。从眼旁掠过的光影,第一次与心中藏着的世界相去甚远。 从城外往城里只有两条路,或许只是这一条经过的太少,我心里这样解释。总之,又回到江城,又一次轮回。

  其实,再是怎样的静静悄悄,江城也逐渐替换掉了旧日的青衣,往昔的光景只藏在怀旧客的心中,时代的巨轮下, 乞丐都得与时俱进。几年间才定居小城的人不会知道,十字路口也曾有座谁楼,如今同样的地方却围满了地摊小吃。 我记得读初中的时候,每天夜里都要经过那座谁楼,楼下虽然开着一些店铺,但夜里整座楼都是漆黑的,好似要吞噬掉一切, 胆小如我,经过古楼的脚步总是匆匆。等到楼被拆了,才从他人口中得知,古楼颇怀历史,乃是民国古建, 曹禺这等人物也曾在楼上喝茶磨日子。

  古色古香的六角石板也从大街小巷中剥落了。依然是在往昔,六角石板布满了整片东西南北街,一直延伸到滨江路, 人力三轮走在这充满弧线的路上让人胆战心惊,仿佛经过这一番颠簸,三轮车只差散架。初中那几年的夏天, 总在傍晚遇上瓢泼大雨,夜归途中,却看到路上闪烁的光点,那是洗净了的石板上,镶嵌的鹅卵石。 而今,只剩西街那一隅,满路鹅卵石。

  闲来无事,偶逛至滨江路,眼见另一番陌生的场景,却不免又一阵感怀。那一条滨江路是凸凹斑驳的城墙,垂条沉沉的杨柳; 是青色的石阶往下,经过城墙下临江的人家;是临江远眺,对岸山坡间零星的灯火。如今面目全非,临江只剩城上人家, 城头也不见斑驳石墙。海事局大楼和沿江的艳色宾馆倒还在,只是更显落寞。

  似乎,那些未曾消迹的昨日,却在已翻新的今日衬托下,更显落寞。只因为太老太陈旧,在中心路往滨江路这一片老城区, 连混混都看不上眼。这寻常巷陌间,有江城唯一一座教堂,有国立剧专的遗址,有被人遗忘的图书馆,也有往日被鞋蹭光滑的石板路, 还有八九十年代修建的房子和房子里越来越老的老人。甚少足迹的巷道静静悄悄,射进阳光的院子放满花盆。

  但我仍然会说,这城里的人永远只生活在一个年代,因为这里的人永远都吊儿郎当。住在高楼里的人, 依然是光顾夜摊和露天茶座的那群人,也将是老房子里正在老去的那群人。我怀着留恋出走,留恋大桥上吹过的江风, 留恋雨打窗栏的静谧,更留恋这与生俱来的吊儿郎当。

  或许出城经历许多个年代,只为了城中这个不变的年代过得更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