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飘思》(二)

安工10——送给你们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August 9, 2014

致大学,安工10,可爱的你们。

  还在想着,一觉醒来时,又是日上三竿,匆忙吃完一顿饭,下午肯定又去球场踢球。阿凯一定又会在楼道里大喊:“踢球了踢球了踢球了!。” 小强会拿着脸盆,睁着惺忪的睡眼,从寝室里出来。鸡哥优哉游哉得点燃一支烟,坦胸露乳得站在寝室门口,目送峰哥们中午回寝,,,

  还在想着,踢球得时候,不知道海水又要打几次飞机,不知道嘘嘘什么时候就又开始叉腰,不知道小强又要进几个球,不知道阿凯又要撞翻谁, 不知道阿辉又要过几个人,不知道小智又要带多久,不知道总是不在的艾利什么时候才会在,,,不知道,还能这样踢多久。

  还在想着,今晚又去新疆烧烤吃烧烤。吃羊肉串,喝啤酒,聊我们的鸡毛蒜皮,从足球到毕设,从大一那时候到不久的将来。 烧烤摊的地面总是又脏又湿,声音总是嘈杂,桌上,总有我们的香烟。一定又喝到大门都关掉了,所有人都神魂颠倒。 坐在路边,想着我们四年的无与伦比,想到时日不多,于是忍不住大哭起来,相互拥抱。再然后,踉跄得往回走,,,

  还在想着,隔壁寝室今晚又要开黑。那不时发出的“草”,“我靠”,“草你妈”,,,这么多草,他们怎么不会肾亏。

  还在想着,后半夜又有世界杯,今晚要早点睡觉。可躺在床上玩着手机,一不注意,世界杯就已经开始了。 去李荣的寝室看球赛,去了才看到位置早没有了:李荣、嘘嘘的后面是阿辉,阿辉的旁边是王博和李圆,他们后面还有阿凯和忠洋。 说话的声音盖过比赛,吃得东西都挡住了屏幕,,,

  还在想着鸡哥的大餐到底卫不卫生,优客乐巢们到底谁好谁坏,女生们到底找没找好工作,升级和掼蛋到底要和谁搭档,CS到底谁最厉害,,,

  还在想着的时候,看到周围的一切,才发现一切都已物非人非。那些事儿再也不再,那些人也已天各一方。

  怀念这些再也不再的事儿。怀念三号路上毛元与二姐的身影;怀念大柱喝醉后,那段冗长而啰嗦的表白;怀念说了鸡哥和小雨四年的菊花之爱, 怀念阿杜严肃死板的说教,怀念半夜和李荣看的那么多场皇马欧冠,怀念小智总是一马当先的去拿饭。多想再看到忠洋,多么想再看到小哲, 多想再看到小玉和龟哥,多想再看到小薛和支书,还有时珍和麒姐,多么想再看到你们。甚至多想,有那么一刻来寝室串门的人,就是你们中的一个。 但这一切,都已成回忆。

  回忆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在活着,而回忆是会慢慢平淡。生活有条不絮的进行着,总有一天,会感到这一切会离自己如此遥远,渐渐模糊。 我会不再记得那么多我们的事儿,不记得四年里和谁曾经怎样怎样。但我明白,多年之后,大家仍会一见如初。

  憧憬着,经年之后,又见面时,李荣必然还是那么嘴欠,春阳和李圆肯定还是那么结巴,小雨还是那么逗逼,小智还是那么闷骚。 我们依然能一起踢那场永不完的球。能一起背着包去露营,鸡哥忠洋们一如既往给大家做大餐,大家聚在一起玩一个通宵的天黑请闭眼,直到天亮。

  只是,路是要往前走的,要活在当下,却不是总在顾念以往。对于未来,我不会希望以后你又能怎样大富大贵,只愿你能活得开心,从不失落。 我希望某年某月,当我的孩子翻起我们的纪念册时,我能指着那一张张照片叙叙而谈:“这是你忠洋叔叔,这是你智叔叔,他俩做的动作,你以后只准和女生做; 这是你大彬叔叔,你看他多厉害,一拳震地,把我们都震倒了;这是你强叔叔,你看他球踢得多好,绕过这排女生就奔着球门去了, 他可是你爸爸当年足球队的队长;这是你薛阿姨,是你爸爸班里最漂亮的女生;这是你岳阿姨,学习在班里是顶尖的;这是你黄叔叔,说话可结巴了,你可别学他,,,

  我只希望,当我在对我的孩子述说我们的故事的时候,天的另一边,你的孩子也在听着我们的故事。

尾:

  昨晚去找阿凯喝酒,我问他:“你毕业那几天哭过吗?”他说大家走的时候哭过。于是我想起散伙饭那晚,我跟小强说着说着就哭了; 黄春阳哭着跟我说了很多话;在厕所门口看到小哲蹲在那里哭得一塌涂地。我更想到走的那天,我他妈刚下楼梯眼里就包满泪水了,,, 想到这一切,又差点难以自持。

  今晚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写着写着又悲剧了,还好室友都在做其他事,没注意到。我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写这篇文字送给大家, 有两个原因:一是走的时候我还没有和你们好好道别;二是想提醒自己还有大家,回忆过后,路在脚下,活在当下,我们更要好好得往前走。 毕业之后,不管在什么地方,等待我们得都是自己的黄金年代。

  安工10,永存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