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飘思》(一)

虚无主义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August 2, 2014

两首诗。

蝉鸣

  老蝉鸣泣,盛夏一梦。
  夜起时,已不见晨星闪烁。闻蝉鸣,野间黝黑无声。恍惚间,树影斑驳。既往前走,不知归路。
  蝉鸣甚欢,行路甚急,不知归期,不知何往。
  大道之上,莫问何往,但见道旁亮色起,有萤虫相伴。
  蝉鸣多时,夏未尽。或见道旁人影动,亦无他往。从来都是,道旁从草生,不见路头。
  远间,山峰耸立,夜空无月色,亦无辰星闪烁。山峰携巨影而来,后有月色相随。巨影自来,萤虫伴随。
  顷刻间,暴雨如注,蝉鸣间停,只闻水流之声,野间只剩幽黑。天地间,大雨尽铅华,大道安人心,莫问何往,莫问何归,往既是归。
  蝉鸣又起,月明星稀。洗净铅华,散尽黑影,莫如暴雨。
  远间山峰耸立,却不见巨影袭来。近道旁草从风动,丛草间萤虫飞舞。夜空有辰星闪烁,月下无光怪陆离。
  蝉鸣又盛,夏依是盛夏,尽处依无尽头。
  大道之上,莫问何往。

深秋

  叶落秋实,雾中前行。
  晨起时,霜染草林,依自踱步。不见初阳,不见远方路人,不见林中秋色暖,不见树梢秋叶黄,雾渐起。
  自盛夏而来,入深秋黄红。雾中前行,却不见黄红。
  雾中,当落步何处。落步前,万籁俱寂;落步时,枯叶满径;落步后,无一处静。
  乍闻水声,乃惧误入深涧。雾中,不敢落步。
  彷徨,不见过往,不见向往。雾中,不见秋色,亦不见山水飘渺,身落入虚无。
  犹自彷徨。
  深秋时,枯叶渐黄,落入风尘,坠进轮回。
  朝朝暮暮间,浮浮沉沉时。数千百年,人海浮屠。
  归来时,依自雾中彷徨。
  彷徨中,拢雾消散,山林流水,皆入眼帘。林中秋色起,满地枯叶黄。
  乍醒,初阳已过,远方从来无人。既而悠然独步,惊动山林,惊起兽鸟。
  朝暮间,踪影飘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