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稽之谈》(十二)

小城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February 10, 2014

  有时候,小城是一种寄托;有时候,小城是一个梦想;有时候,你早已生活在小城里。 或许心里都有一座小城,总梦想自己有朝一日能够住进这座小城,有一所小房子,养小动物,养小花,聆听小小的雨; 七八条大街就围成的城里,三轮车叮叮当当的驾来驶往,菜担子随意的摆在路边,天空诙谐的下着小雨。而雨,不经意就打湿了城。 在心里的小城掉落路旁前,总会不经意就思念起这小城。 看了《边城》,想到小城;看了《春天来了》,想到小城;甚至一首短短的《错误》,也会勾起心里的惆怅:还有多久,才是有朝一日? 但我早已在小城里住多年了。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从十岁住到了二十一岁。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从炸土豆卖五毛的时候住到了卖五块。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从一杯清茶卖一块的时候住到了卖五块。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从小混混当道的年代住到了洗剪吹当道的年代。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从最高六层楼的时候住到建起了电梯公寓。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连最早翻新的南街什么时候翻新的我都知道。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连城南旅馆几乎是小城最老的宾馆我都知道。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连超市门口那棵大树站立的地方,在翻新前是小城最老的建筑站立的地方我都知道。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连滨江路有座屁用没有的海运局我都知道。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连西街一条岔道上有一座乡土的基督教堂我都知道。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连早已没落的图书馆在哪里我都知道。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连在小城的网吧里通宵的时候,总有一位大叔进来叫卖麦粑我都知道。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吃过大街小巷每一家面馆,连哪些面馆的面比较有味道我都知道。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习惯了每天八九点才迟迟响起的喧嚣。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也习惯了每晚九点后就早早开始的夜深人静。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一到春天就想到去河中坝放风筝。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一到夏天就想到去滨江路吹夜风。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一到秋天就想到去红佛寺吃斋饭。

  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一到冬天就想到去广场上晒太阳。

  看吧,原来我早已在小城里住了多年。   但我却并不想在小城里再住多年。

  但并不想在小城里再住多年。向往的不是如今的小城生活,向往的是归来的小城生活。 有人说:人总是犯贱。日子好的时候,想着去找虐;受虐的时候,才回忆起过去的好。 又有人说:只有经历过风雨,人才会对过往的美好刻骨铭心,才会更加努力的抓住未来的美好。 呵呵,还是不要去管那些有人说的废话了。 从起点,绕一个圈,再回到这个叫做起点的终点。究竟是起点重要,还是那个圈或终点重要,谁知道呢? 我只希望我绕完圈回来的时候,那个终点不管是像《边城》的城,还是大理那般的城,还是《错误》里的江南小城, 给我的感觉都如同回到这座生活多年的小城,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