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稽之谈》(九)

年代记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November 25, 2013

  苍山马道浮云,洱海田野冷雨。黄昏路上笑风清,也听蛙声一片。 七八条船飘水,三两个人凭栏。旧日城门古道边,城中新店林立。 回忆一段日子,会发现,能记住的只是一些细节,但这些细节,却连成一个过去的故事。 而回忆一个年代,像在看一部超级长的好莱坞大片,冗长的时光浓缩成一个精彩的故事,这个故事离自己却已过分遥远。 这一段大学的故事还没有过完,也已酸甜苦辣,我们的大学年代已是暮年。 曾几何时,风华正茂,恰同学少年。 即到今日,风中自立,各自奔前程。

一 慵懒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 孔子在话里说的,是要珍惜时光,那像流水一般的光阴,真是转眼即逝。

  但这个年代里,对时光的那份奢华,却也很不易得。这段岁月里,总将它大把虚度,总将它推到明日。 也或有过莫名的惶恐,总觉如此年轻,生命却如此荒废,似乎不应该。但念头过后,这猪一般的日子依然过得优哉游哉。 日复一日,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

  不过,这样的日子,也还是会怀念的。依是,对时光的这份奢华,却也很不易得。

  至少记得一份午后的慵懒。总有一段这样的日子,午后,窗户口射进得愈加刺眼的光线却让脑子里睡意更浓。 恍惚之中便是酣然大睡,醒来时多是日落城头。 总以为梦里过了很久很久,而常识提醒自己这只是错觉;现在懂得,这哪是错觉,梦里真过了一辈子,梦里真过了一千年。 醒来之后,恍若隔世;日暮西山,斜照映人。窗外球场上篮球拍地的声音格外清晰,窗内的色调却越是灰暗。 呵,都过一辈子了,怎么窗外还有篮球的响声?

  午后的慵懒,温暖而糜烂,像叶子在水中渐渐腐烂。 但这样的日子,也还是会怀念的。

二 黄昏

  若把眼光往陈旧的岁月寻觅,西南联大的那份民国古典,也算是独一无二吧。 昆明的茶馆里,泡出一群时代的脊梁,黄昏路上,自有人踽踽独行。

  千多个日夜慢慢得就过去,这个年代里,天空总在不知不觉中染黑,路灯总在不知不觉中亮起。 从三号门到四号门,笔直的三号路要走一刻钟,在这漫长的十五分钟,匆匆的脚步却很少去丈量路灯的距离。 留下多少脚步,踩过几多落叶,甚至将那灯光的黄色,也踩进朴实的地面。理工给予的,又何尝无有苍桑? 我自有我的爱恨情仇,我自有我的黄灯路头。

  黄昏路上,灯光最是温馨。

三 叶落

                   阁楼  -AT
               我想接近的阁楼
               被所有的雨水冲洗
               它干净,锐利
               而美好
               旁边是用于奔跑和记忆的海洋
               不存在的事物在远处
               像陌生人的烟头
               缓缓移动
               我会整晚窥视和射击
               直到所有这些萤火
               在清晨溃退
 
               我要画床和吉他
               试图在信中描述
               遥远的阁楼
               美好的下午
               寂静的水
               这一切都属于同一个
               过去的瞬间
               旁边是用于奔跑和记忆的海洋

  深秋总会夹杂着风的记忆,从飘落的叶子中走出,萧瑟不由自主就从心里生出了。 年轻人的心里当然没有“枯藤老树昏鸦”那种刺骨,但也怀着独上西楼的情怀。 深夜的时候,走在深秋的路角,任那清爽的冷风吹进衣袖,任脚下的叶子发出断裂的泣声,任矫情的自我矫揉而造作。 周围的日子里老是聒噪,深秋的深夜,却恰得一份稀罕的安静。

  记得小时候,那时还在乡镇读小学,每当深秋到初冬那段儿,老爸总会在一个大晴天里,搬一把藤椅到单位院子的正中,安逸的睡一下午,呼噜声响彻整个院子。 时至今日,那呼噜声也响十多年了吧,头发渐白,人越是衰老。嘿,生活约莫就是这样,从深秋到初冬,从叶落到落雪,该感怀时即感怀。

  这四年不也是如此吗,踩了四年的落叶,还是要毕业了。

四 闲逛

  总是呆不住的校园里,一如既往的度日如年,楼顶到平地,西天到东土,清晨到傍晚,总在无奈的虚度。 夹子夹住年轻的尾巴,手套套住奔跑的子弹,进而无来由得总就叹息。

  于是小心翼翼的开始闲逛,在书里闲逛,在山河里闲逛。 岁月里难以静止的脚步,随烟往生,随风向远。 往生既是缅怀,春秋事,战国殇,魏晋风流,汉唐豪情;流不尽的秦淮河,吹不尽的民国风,从地上拾起一片梧桐叶,叶上写得皆是随烟历史。

  随风向远,向远唯有飞翔。已经飞过的河川,还未飞过的河川,期盼飞过的河川,终要飞过的河川。 一曲永不停止的伴奏,在未知的路上随风向远。

  这个年代里,闲逛的故事早已充满时间和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