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云南》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August 19, 2013

世上最二的拍照姿势是剪刀手,可每次拍照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比出这个万年二的pose。许多年后,看着这些照片,才发现,那时年少。

  夏天很热,人总是懒洋洋的,每天腻在空调屋里,阳光射进屋里,却只是刺眼,无聊的敲着键盘, 点着鼠标,日子就这样过去了。有时候总会说,我还年轻,然后懒洋洋的虚度光阴。这个夏天,似乎也是这样的。 一开始安排的充满希望,等过完后还是一句:你妹,又想多了。

  总算去云南走了一遭,过了几天更懒洋洋的生活吧。回家之后,一直在想着写点什么,这样想了十多天之后,才懒洋洋的动笔。

  对云南的感觉一直不好。也许是听过太多人说去云南,去丽江,去香格里拉,去大理,打从心里生出了反感。 而如今,不仅去了这个地方,并且自然地难以舍弃,真是一种对自我的讽刺。其实,从心底里总是自视甚高,却为一些本来鄙视异常却做过的事寻找借口。 自视甚高和借口也不过是为生活所寻找的“高雅”面具,呵呵,还是不潇洒。

  在车里发呆,在大理发呆;和基友闲逛,和妹子闲逛。嘿,目光在墨镜的遮掩下肆意妄为,皮肤在日光的熏烤下愈发黝黑,,,在云南。

  以前坐车的时候,总是想睡却睡不着。现在呢,在车上总是嗜睡,耳朵里塞着耳机,头里昏昏沉沉, 一路从起点恍惚到终点。那天,从昆明到大理的绿皮车上,睡了一个上午,对面坐的东北大爷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你睡的真多。车窗外飞流的光景,被断断续续的山洞截断,在黑暗里,无聊的眼睛一闭,却又睡过去了,呵呵。

  在大理呆的第一个傍晚,偶遇暴雨,嘿,沈阳说那雨在大理不常见,我运气蛮好。一点不好,鞋湿完了, 打着赤脚踩完小半条古城的街道。那晚住的青旅,老板文艺的弹着《董小姐》,唉,“董小姐”你妹呀。早早睡下了, 小强说,来云南就要听《最炫民族风》,此言在理,哈哈。

  云南的酒吧里总会藏着些简单的歌手,白描般的歌词却能唱进心里。丽江有小倩一枚,人长的不美,歌就唱的不错, 韩红就曾说是她的粉丝。保山还有个段林希,不知道是哪年的超女冠军,以前也是在保山一酒吧驻唱。

  第一天到保山的时候,跟着小强一下午就走完了整个城市。这不是一座可以闲逛的城, 而是一座可以生活的城。晚上去吃傣味,如果不是酱太酸,还是挺好吃的。

  第二天坐车去腾冲,山峦间的高速公路腾云驾雾,天际的云衬着金色的光芒。

  和顺夹带着一丝江南的婉约,却是腾冲的古镇。在这样一个滇侨故乡里,或许也曾有一段邂逅的故事吧, “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般的开落,,,”,怅然若失时,是否也会感叹美色易逝,红粉骷髅?

  嘿,在古镇里,对我来说最带感的还是艾思奇故居。民国风气烟消云散,民国人物几多牛逼,老艾算根鸟, 不过估计这样一只“鸟”放到今天也能灭掉一大群马克思研究学家喽。故居幽静,古朴,青苔爬满整面院壁,草木丛生的院子里人烟凋敝。 日子就要在这样的庭院里,慢慢过。

  滇南也有抗战岁月,当年翻山越岭的兵如今风前残烛,墓园里的面庞老泪纵横。也许随着最后一批老人离世,国殇也会逐渐被人遗忘。

  云南很多坟墓都安在路旁或者山坡上,在腾冲火山旁以及回保山的高速公路上都看到这样的坟墓。当坟墓向着阳光的时候, 没有死亡的气息,却差异的令人舒缓,似乎世界本该如此,从坟土上生长出迎风而立的青草。想起以前“师父”曾问我一个问题, 以后想要怎么死,我觉得都行吧,反正不要老死。

  在小强家呆了一两天,坐车再去大理。

  以往,对大理的印象只是《天龙八部》里的大理段氏以及一阳指,不过虚幻的世界总是和现实差别巨大, 对大理的印象原来应该是苍山洱海,小说在大理城唯一留下的记号只是一座天龙八部影视城。影视城里游客多多,安静的地方很少。

  傍晚在洱海边闲逛,隔海相望的另一边电闪雷鸣,彼岸的白塔在画面里留下刺眼的影子,似乎那边的世界足够精彩。 田野里生长着青色的记忆,小时候的夏天,每到傍晚,田里的蛙鸣就会开始响起来,热热闹闹的唱完一个漫长的夏夜, 如今光景不再,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一路上两旁全是乡野别墅,沈阳从头到尾嘴里总会说:他们家超级有钱。哈, 你妹,你家不也是别墅吗?你们家也超级有钱。

  连着两天大理都在过节,第一天是本主节。火把节这天,跟着去洱海对岸的村里吃白族家常菜,猪皮生吃,还能吃的津津有味, 对听都没听说过这道菜的人来说可真有难度。

  下午的时候,在洱海划船,倒是悠闲的很。优哉游哉的节奏,偶尔过一段,让人心旷神怡。慢悠悠,慢悠悠, 让寒冰真气喷了一身,最后静止在一个节点。海上龙舟比赛,天上烈日当空,晒着晒着,手臂就给晒红了,真爽,么么哒。 海上飘荡着水草,一不注意缠住了时光,静止不前。

  傍晚,淅淅沥沥的又开始下着冷清细雨。

  在大理呆的最后一天,买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在古城和海岸游荡一天,把脚踩进洱海真舒服, 原来也曾在这幅山水画里留下痕迹,也许下一次,会在苍山之上,遥望洱海。哎呦,还是要谢谢姑娘陪我逛了一天, 嘿嘿,云南的凉糕还是没四川的好吃。

  回到昆明那天清早,挺刺激的。本来想找个钟点房休息几个小时,靠,被个大婶带到找鸡的地方,那老姑娘卖露风姿, 问我要不要干一炮。干你妹呀,姐,老了就过过平常日子吧,果断摔门而出。记得上次在杭州的时候,也被摆过这样的乌龙, 那次住的一家便宜小旅馆,嘿嘿,半夜里被老板娘敲了三次门,问我要不要小妹妹,,,

  唉,这是我在云南的“艳遇”吗?

  总之,这次外出结束了,回家。

附:
  恍然间,这个夏天也要结束了。仔细想一想,明年的夏天可能也不会再这么悠闲了吧,那么快就要毕业了。

  记得大一的时候,看过一台叫《一叶知秋》的话剧,城市生活散发着怅然和无奈,突然想再看一次这台话剧。 也不知道,夏天有没有“夏末风荡”这类的词语来衬托。

  曾经看过一本书,《书人行脚》,里面有一段,写东坡很喜欢用“呵呵”,很有一些文段,结尾都是“呵呵”, 大约是老苏他精通佛学的缘故。嘿,原来老苏才是“呵呵”学派的镇派掌门,我可不精通佛学,不过对这个夏天,我表示,呵呵。

  这小城呆着惬意,会不想离开,不过后来仔细想想,还是算了,只有内心强大的人才能过得从不空虚。夏天结束后, 照旧回南京去做“奋青”吧。

  旅行界的大神是徐霞客,自虐是为了双脚丈量世界,不像有的人自虐旅行纯粹是为了自虐。或许我对他推崇甚高, 也许每个远行的旅者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徐霞客”,或许是谷岳,或许是小鹏,或许是王泓人,或许甚至就是他自己,我心里的徐霞客, 还是几百年前,走遍大半个中国那哥们儿。

  我想以后不管怎么生活,路还是要走的,不用像牛逼人物一般牛逼,也不会像傻逼人物一样傻逼,走自己的路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