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二)

落日余晖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May 13, 2013

  午后,浓烈的阳光透过窗口涌进走廊,在正对窗口的地面上,刻出一片刺眼的轮廓。 难以想象,昨日间还是乌云遮天。前几日潮湿的空气在曝晒下,一瞬间融化成一团温热的泥浆, 洋溢在校园的巷道中,于是一整个下午闭不出户,等待夜晚的降临。

  傍晚,天色渐渐暗下来,是时候出洞了。

  昨天傍晚,有那么一两分钟的时候,云层覆盖的天空给余晖染成了粉红色,很是绚丽。 小玉拿着相机拍晚照,没有情操的小雨从厕所里出来,对小玉说:“有什么好拍的,我家这样的天气多得是。”哈哈,

  今天傍晚,这里的天空是深蓝色的,远处的天际是橘黄色的,落日的余晖把一切在地上拉出斜长的身影。 夕阳可以造就很美的晚景,更多的时候,我们把它看做一天的结束来欣赏;但有时候,作为一个夜晚的开始, 却更具有一丝神秘的魅力。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夜晚不也可以同白昼一般漫长。

  路上,把思绪拉进记忆里,探索着有一些像今天的傍晚这般美丽的黄昏。最后得到的,尽是在路上的日子里, 那团燃烧在天际的火焰。或是生活里总是波澜不惊,而这样的节奏却最难提起大脑的兴趣。

  在山里的日子很多,也许累过一天,当摇摇晃晃的到达山顶,迎接你的是美丽的夕阳,那一刻更容易被大脑记住吧。

  山上的落日会是怎样?记得去年九月份爬的泰山,四个人在山顶睡了小半个下午,醒来的时候正是落日, 一边写字一边注视着慢慢消失的夕阳,不曾想就这样静静得站着还被山里的蜜蜂蛰了一口下巴,眼里打着泪珠赏完绝色。 何苦呢,你死了,我也不好过。那一刻的落日会是怎样?我只记得被它蛰了一口。

  记忆更深刻的一次,夕阳却是主演。那还是在神农山的时候,走了两三个小时的山路终于窜进景区,开始爬山,准备在山顶过夜。

  那一刻的落日又是怎样?进山顶有一道石门,石门正对着落日,于是当进门的时候,刹时感觉走进了光明, 哪怕是在黄昏。时光甚好,夕阳在山顶铺下金色的幕帐,一切笼罩在温暖中,虽然山风很大,温度已到零下。 天空中,蓝色和黄色融在一起,无云的苍穹里,夕阳与一只拉出长长白线的飞机遥相对应。

  也有在海边的日子,潮起潮落的时候,不经意间带走夕阳,也是不错。

  有一段日子,一个人去了一次青岛,随处走走,晚时用帐篷在海边扎根。黄昏的时候, 海水慢慢涨了起来,跨过水与沙的分界线,淹没晌午还是人声鼎沸的沙滩。那一刻的落日如何呢? 面朝大海时,已是天昏地暗,夕阳掉进海里,海风也从遥远的彼岸袭来。路灯从未亮起时,在风与海的侵蚀下, 以为是到了世界末日。

  海边的日子也有厦门的光景,难以想象冬日的厦城还是炎炎灼人,或许这就是南国的魅力吧。

  鼓浪屿的落日摆满浪漫的颜色,五颜六色的世界里行走着五颜六色的人群,早早点亮的街灯把这座岛渲染得越发五光十色, 而此刻,那一颗最亮的灯正悄悄从天边落入深海。也许,夕阳的光芒,早已预示夜里小岛的灯火阑珊。

  阳光的落幕带走白昼的世界,而黑夜的巨幕恰时的拉开,一个更加精彩的世界在等待着夜行的人们。

  旅行的模式总在潜意识里被固定下来,爬山总会想到在山顶看日出与夕阳,临海也会想到在海边看日出与夕阳。 如今所记住的不外乎那些山顶海边的日出与夕阳,或许有一天到了一个不是山顶或海边的地方,能想到的大约还是日出与夕阳。

  也许美景就是将不同的美色组合在一起,但旅行却不只是美景,还有生活。要把旅行过得生活,在路上阅读不同的生活。

  思绪拉回现实,却还没到自习教室。这天是母亲节,中午给老妈打了电话,好吧,怎可厚此薄彼,给老爸也打个电话吧。 老爸很是关心了一把我找暑假实习的事。想想,

  在22年前的一个夜晚,当时我只不过游得快了一点,,,

  而如今,却能在整个世界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