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稽之谈》(七)

初夏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April 16, 2013

  四月中旬,已是初夏,加一件外套嫌热,不加又会感冒,时间过得真快。

  南京的夏天很热,老何说因为湿度大,所以南京冬天更冷,夏天更热,我想,就这样夜里才更舒服。 初夏的时候,人们开始洗电风扇;初夏的时候,梧桐树开始落绒毛;初夏的时候,女孩们开始穿黑丝;初夏的时候,学渣们开始踩人字拖。 明年初夏的时候,我们开始离开学校。

  日子过得真快,一转眼就在南京闷闷地呆了三年。 其实,我从来不觉得自己虚度,但还是忽然发现,能随意挥洒的时光越发少了。 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正适合睡觉,可醒来之后,除却睡意的满足,是否又会有那么一些惶恐?

  时光走得静悄悄,接近两打个初夏似乎就这样消逝了。

  初夏的时候,温热的空气透过T桖烘烤着皮肤,汗珠从皮肤里浸透出来,渐渐在T恤上留下印迹,便是眼里那一个个来往的身影。 擦肩而过的行人陌路不识,但汗浸的T恤和忙碌的背影让日子越来越热。 某个偶然的日子里,教室里的吊扇突然转起来,于是呼呼的转过整个夏天。 而雷雨总在不经意的刹那来临,电闪雷鸣的校园里,是雨夜狂奔的情怀。 也是在初夏的某个时间,就发现梧桐的树梢上已长满繁盛的树叶,绿荫遮天的道路在路灯的渲染下,一如人生的光荫大道。 而当第一片落叶飘落路旁时,便是一叶知秋了。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 时光走得静悄悄,带走几百个初夏的深夜。

  凉风吹拂的夜,雨打窗台的夜,繁星似锦的夜,夜骑中山的夜,,,无数个并不相同却大都雷同的夜交织成初夏的夜,属于理工大的夜。 月亮影响潮汐,也会影响人的情绪,每当夜深人静时,人也会变得神经质。 一运看台上“就地解决”的洒脱;中山陵上骑车奔驰的激情;窗前凝望月色的忧郁,,,初夏的深夜,随着风飘进这一场理工大的大学梦。

  时光走得静悄悄,昨日里依然如梦幻境,今日却将要蝶破虚茧。

  初夏总是慵懒,植物在光照下越是活泼,人却在刺眼的阳光下寻找阴暗。 初夏,正午的日光从窗户口挤进屋子,光影下洋溢的尘土莫不催发午后的睡意。 只是入睡之后,梦境惑人,一觉醒来,恍如隔世,日落西山。 颓废不是理所当然,醒得再迟,也不应因为迟却,再入假梦。

  初夏和夏末大约相似,我分不清有一些故事是属于初夏还是夏末。 只记得,初夏的水杉林中,还隐约可见二月兰残缺的花姿;夏末的天空里已零星飘落红叶的多情。

  初夏的单车载满一段青骢的岁月,年轻的孩子在风中呼唤身心的自由。 大学的第一次生日,是和老熊往返药大的一日豪情,老戴那一顿免费的午餐,以及回校时,初夏送来的一场狂风暴雨; 大学的第一次远骑,是和车协往返扬州的清明号角,那一天五跤的极品菜鸟,以及公路上,初夏扬起的一片灰沙漫天; 大学的第一次远游,是和春哥往返黄山的黎明征程,那夜里布满苍穹的星辰,那激情澎湃的日出,以及至此以后,从初夏走出的一条漫漫旅路。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遇断魂。若是初夏,也有属于它的蓝色忧郁。

  我想,对于我来说,当大三结束的时候,大学时代的初夏也结束了。 这一段融化糖果屋的时节,也将三年的记忆融进心中。

  告别大学,我们需要迎接新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