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厦门》(二)

厦大,沙滩,集美,归程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March 21, 2013

厦门,第一次去是2013年寒假。稀里糊涂走了很多地方,记忆里的厦门定格在那个时候,毕业后,也时不时会往厦门走,但只有第一次的厦门, 才有那个一脸懵逼的我。头部背景照片不是我,是我朋友,拍摄于日光岩。

  2013年,1月29日,芙蓉隧道,单车与海。

  这一天,老人借我俩单车遨游厦门。

  这样的时代里,人与人之间越加冷漠,庆幸是遇到一位热心的好人,而不是坏人。一大早去到他住的小区, 就送了我们一幅厦门地图,和一大袋干粮(花生,木瓜片,夹心酥),还给我们准备的一大壶茶。让我又一次认识到,世界真美好。

  他是准备这一天骑车带我们一起游的,计划安排下来:上午去厦门,芙蓉隧道当然是不容错过的; 下午先去南普陀寺,如果还有时间,去曾厝垵。不过在芙蓉隧道的时候,张爷爷因为家里有事(我们叫他张爷爷), 先走了,让我们傍晚六点半前把车骑到他家小区门口还他就行了。借给我们的两架单车,一辆随他骑到山东,一辆随他骑到云贵川。

  厦大的芙蓉隧道,以前我的确没听过,不过见识之后,名不虚传。中国,很难再找到这样一个自主文艺的标志,并且是充满青春的活力,班霸如北大也无此才情吧。

  芙蓉隧道,是厦大的学生宿舍通往厦大本部校区必经的一条路,全场1000多米,两边墙上全是厦大的学生们灵性的涂鸦,毕业留迹, 动漫,诗歌,内涵,毁三观,高端,低端,什么都有。内容每隔一两年光景又会翻新,因为随着大四学生的毕业, 是大一新生的入校(如果一幅作品在上面存在越久,可见其功力越深,得到大家的认同)。将那段青春的岁月,留在不随时光流去的墙上, 真是一件想想也精彩的事,也许在涂鸦的时候,四年的记忆就涂进自己的心中。当然也有败笔, 就是那从头到尾满墙都有用墨水笔写在涂鸦上的“某某到此一游”,“某某,爱你一生一世”,“某某,我来过了,,,”等等; 还有在人物画像的某些重要部位的邪恶涂鸦(一看就是后来画上去的)。我能说什么呢,时人总是肤浅庸俗?

  厦大的环境也挺不错,至少和我的大学比起来。我一直挺喜欢我学校的环境,满城的梧桐浸进校园,有多少回忆, 那一路黄昏的灯光与路旁梧桐的影子。如今,学校大刀阔斧改建,梧桐依旧,路灯依然,只是尘土飞扬,,,至于厦大,有山有水, 鸟语花香,依山望海,古里蕴新,只缺寒冬。

  南普陀寺就在厦大旁,骑完厦大,就到南普陀寺去了。今年的冬天真热,厦门这些低纬度的地方更是如此,想要脱衣,想吃雪糕。 如今,各地的寺庙都是大同小异,进殿可拜佛,出门可烧香,后花园里的池塘可供你投币,功德箱上的小缝能让你献功德,许愿符也是满寺皆挂。 谁在亵渎,谁又虔诚,唉。

  我从不信佛,还好也不曾亵渎。

  在南普陀寺后山不高的山顶,可以俯瞰整个厦门和鼓浪屿,于是遥望一番,下山。暖暖的阳光绽放暖暖的心,温暖的心洋溢出热情的笑容, 蹬着踏板,准备环海飞翔。只是,才路过第一个沙滩,就败给美丽的海岸。

  我们不由自主脱下鞋子,脱下袜子,赤着脚;不由自主推车下地,一路狂奔;不由自主奔向大海,奔往浪花,,,当然,不是奔向死亡。 在沙滩上休息的时候,看到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在耍性子,因为她的妈妈不准她去踩水,哈哈,我庆幸自己已经满过18岁, 也为自己如今走出这片还算自由的天空而自豪。

  时间总是很快,就要到傍晚,去还车了,这一天也结束了。

  2013年,1月30日,鼓浪屿,沙滩,木瓜,日光岩。

  这一日,又去鼓浪屿,并不是它让我们流连忘返,只是前一次没去日光岩,也没去走完小岛。

  有时感觉,旅行会培养一种颓废的气质,看着走过的世界总是摇摇晃晃,于是越来越颓废; 以为自己始于足下,进而看透世界的浮华红尘,一切都是浮云,到头来发现自己才是浮云,还是逃离不了浮华红尘。旅行的目的, 经过一次次的推翻和重塑,在一次次迷茫中坚定,路倒是在一直走着。

  以前喜欢在景点午睡,只要找到个歇脚的地方就可以睡觉;如今喜欢在景点呆坐,只要找个歇脚的地方就可以呆一小时。 其实,午睡和呆坐都是高消费,消费的是自己年轻的生命。然而颓废就是这样,不由自主就做到了浪费和堕落。

  这一日在鼓浪屿的海边,丫的又自觉地呆了一个多小时,树荫遮住的时候冷,太阳晒着的时候热;海浪奔来的时候心颤,风打树叶的时候心舒。

  “禅定”的时候,又看到一对母女,女孩高兴的踩水和拾贝壳,妈妈在陪她一起玩,拍照,唱歌。她应该有一个精彩,甜蜜的童年吧, 从小时候就满怀故事与兴趣。也许长大后开始谈恋爱,当她给自己的男朋友看自己小时候的相册, 可以指着那几张相片说:“你看,这是我小时候在厦门鼓浪屿拍的。”脸上洋溢着自豪与幸福的笑容。

  哪像我们这些老孩子,一直到长大后才慢慢拾起从小遗失的贝壳。

  高中的时候语文课上学过几首诗经,其中有一首《木瓜》,说的是男女之间的爱恋。在鼓浪屿,看到了传说中的木瓜, 青涩的一簇挂在树上,果皮上不时渗透出白色的汁液,嘿嘿,谜一样的爱情。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日照鼓浪生波澜,遥看海岸混蓝天。

  后来上到日光岩,眼前是节拍放慢的大海,身后依靠着让人踏实的厦门,若一个人住在这里,会是孤寂与坚实在心中交织缠绵吧。 海拔不高的日光岩,与周围相比却有些突兀,这样的地方都是能看日出与日落的。我们就在日光岩上呆着,当然要呆到日落时分, 熊伟写他的明信片,我没事儿闲得蛋疼。

  当日光岩周围的巨型照明灯亮起来时,周围增添不少温暖的感觉,似乎也在提醒我们太阳要落海了。果真,日落了,把头歪起来,看着它慢慢沉入海底,,,

  回旅馆自是又去卤店称了一斤洪癞鸡爪,这几天几乎都是如此。

  2013年,1月31日,集美学村,陈嘉庚。

  2月5日要开高中同学会,大家很久不见,一定要赶回去的。我们没有买回程票,准备坐短途客车辗转回家,预计要几天时间, 所以明天就要回程了。上午去买票,买了两张2月1日早晨从厦门去江西瑞金的票,才发现一到过年,汽车票比火车票贵许多,也许以后情况有变吧。

  要到中午时,从火车站坐BRT到集美去,这一天准备闲逛集美学村,相对来说平淡些。

  集美学村是陈嘉庚带起来的。民国那些年,他在厦门的集美这块地方办学,从小学,中学一直到集美大学,越办越大,于是有了现在的集美学村。 以前,一直以为陈嘉庚是一位数学家,直到去了集美,才知道他是一位实业家。民国的年代里,牛B人物辈出,文有鲁迅胡适, 武有蔡锷林彪,教育家如蔡元培,实业家如陈嘉庚;各行各业的能人演绎着他们自己的传奇,让人为之惊叹。如今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褒贬自是或多或少随至其名,我总觉得,若只论个人,那一辈人都是有着自己的理想,并且为之奋斗至此,才能有一个这样悲伤豪迈的民国, 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们今人是比不上的。

  集美没有鼓浪屿那绵绵不断的浪漫,似乎也没有厦大那惊煞旁人的朝气,干涸的湖面上绿苔迭起,堤树盛开的桃花悲叹无人路过。 然带有欧风的建筑精致却庞大,集美应该带有一丝文气吧,依稀可见当年陈嘉庚办学的光景。

  在集美,最触动我的是一条死狗,被海浪打到浅堤上,淹死有多日了,头部和四肢皮毛尽脱,被海水泡得发白的头部让你看不出它到底是什么样, 但身躯上光滑的毛皮却给阳光照得发亮,落差巨大的对比让人震撼,至今想来仍是心悸。大约红颜枯骨说得就是这样的事儿吧,再美的躯体也会变丑陋。

  集美的平淡也许是告诉我们,要回家了,夜里回到旅馆,开始收拾背包,这一段旅行要结束了。

  2013年,2月1日——2月4日,只是回家。

  回家本不用写的,但这次不是上一列火车就一坐到底了,转了六次车,也挺值得自己纪念的。纠结的过程带来一番纠结的回忆。

2月1日
  早晨8:50的车,从厦门到瑞金。一开始是想去南昌,因为那儿有四大名楼之一——滕王阁,但是没车,所以决定去瑞金,当年的红色根据地。
  一大早,张爷爷就到汽车站来送我们,并且又送我们一大包花生。真的很感谢这位老人给予我们的无私帮助,虽然巨大的年龄差让我们在思想上有一些隔阂, 但一个爱旅行的心是相同的。
  下午2点,到达瑞金,车开进县城后,沿途的街景已完全看不出当年革命的影子,和中国千千万万的小县城没有差别, 原来当我们还在记着那些历史的时候,曾经的历史在大地上的痕迹已经慢慢褪去。
  在瑞金买了到赣州的汽车票,14:40出发,不一会儿,离开瑞金。
  大约17:00时,到赣州了,这一天应该是再也去不了任何地方,在赣州歇了。
  两趟车坐下来,票子是哗啦啦往外流,怪不得在厦门的时候,穆叔说我们真有钱。于是去网吧包夜通宵 (两个人出行时,有时住旅馆会比网吧通宵便宜,要看地方,任何县城都会有那种50块一间甚至更低的旅馆,但网吧通宵的费用就不同了,有的只用10多块, 有的却要20多块甚至更多,如果能够,还是睡一觉舒服),在网吧,决定订火车票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还是铁道部对咱好。 订了从衡阳到娄底的火车票,和从娄底到重庆的火车票。2月2日从赣州坐汽车到衡阳,因为票已经买了。

2月2日
早上10:50的汽车,在车站等车的时候,熬不住了,一宿没睡呀,坐着坐着就梦了。不过,居然看到几个美女,看来,南方水多,和北方就是不一样。
  在车上也是一路颠簸,一路入睡,睡睡醒醒,梦里花落知多少呀,哈哈。不知不觉,夜里,到衡阳了,19:30吧。
  这一次在衡阳住的旅馆,两人一间,也就50的价位,在没有门的厕所洗完澡,出来发现房间成了仙境,雾气环绕。
  睡觉。

2月3日
  这一天下午14:00左右的火车,大约3个小时,到娄底。
  终于坐火车了,就像一个世纪没坐火车了,一上车,那感觉,说来就来。满车厢的吃货,满车厢的垃圾, 满车厢的行李,满车厢的聒噪,满车厢的混合气体香味,“家乡”的感觉真好。看来,这坐火车上瘾了也不行,铁道部太邪恶了。
  大约17:00到娄底,接着就到候车厅等车。发现我们要坐的这列车就是从厦门发车的(比我们出发晚一天)。 这难道是想告诉我们:人生不过是绕一个大圈,然后回到原点。
  一上火车,春运的气息终于如期而降,比上一趟火车多一个,满车厢的人口,比运猪还惨。
  每年一次的春季全国人民运动会,以大学生和农民工为主要选手,以西南几省和河南河北两省为主要参赛方。
  选手们通过火车站及代售点,电话以及网络等各种方式报名。到比赛那一天,选手们通过火车票及身份证获准入场, 参加第一项比赛:负重挤火车。当挤上火车后,有多项运动可供选手参加,如憋尿,憋屎,瑜伽,一站到底,桑拿等等。 最后,获胜者得到的奖品就是,回家。
  春运以其赛事规模,参赛人数,举办频率,赛事难度名列世界第一,就是四年一度的奥运会也是自叹不如。 以后找男女朋友,一定要找参加过春运的人,因为他们都是神呀。

2月4日
  早晨8点,终于到重庆,下了火车,只剩半条命了。
  但旅程还没有结束,还得坐到泸县(在四川泸州),参加第二天的高中同学聚会。10:50的汽车,大约15:00到达泸县。
  结束了。

  厦门,听涛之旅。对我们来说结束了,如今回忆起来还是乐趣横生。回忆,真是一件快乐的事儿。

  旅行,真是一件快乐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