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厦门》(一)

启程,日光岩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March 21, 2013

厦门,第一次去是2013年寒假。稀里糊涂走了很多地方,记忆里的厦门定格在那个时候,毕业后,也时不时会往厦门走,但只有第一次的厦门,才有那个一脸懵逼的我。

  去年十月份本来打算和同学去厦门,最后没去成,但寒假一开始,这一段旅途终于成行了。

  熊伟,我的高中同学,读大学的时候与我读的同一所大学。他喜欢骑车,大一的时候骑了一次川藏线(国道318), 这些事是他的独家记忆,无需炫耀。厦门之旅是他向我提起的,从一学期开始到结束,几经波折,我们终于出发了。 而我,经过泰山,青岛,杭州这样一些地方后,也终于要行到厦门了。

  厦门是一座浪漫的城市,没有丰富的感情经历是不太适合去的,网评“十八岁前禁足的20个地方”就有厦门。 即使这样,我还是去了,放松心态做自己,不用在乎很多外在的约束。

  2013年1月25日——26日,火车,空旷的车厢。

  考完最后一科,意味着大三的上一学期已经结束,来不及悲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就开始打点行囊,第二天就要出发了。

  我们搭乘的是25日的K161次列车,25日晚10点半南京发车,27日凌晨5点到达终点厦门。这样的日子,人们都忙着回家过年, 所以不用担心去到厦门又是人挤人的场面,我们担心的是在春运的时节里,遇到火车厢人满为患,不过最后的情形却是大跌眼镜。

  一开始人并不多,甚至还有空座,我们对面坐了一哥们儿和他的妹纸,在黄山下车。熊伟倒是很快发困,睡着了,我没有睡意, 闲着很无聊,偶然和对面的哥们儿交谈几句,于是打开了话匣子,我也又能听故事了。

  哥们儿很健谈,但声音太小,让我听起来很是吃力,有时实在没听清,不得不跟着“哼哼哈哈”应和一下。对我来说,在火车上, 常做一个聆听者。旁边的人大多一眼看出我还在读书,会问我在哪读书,慢慢聊起来,他兴致高了,就会以过来人的身份教育我大学里应该做什么, 很多都说在大学里应该搞好朋友关系。接着会说说他自己的经历和对时事的一些看法(这些才是最精彩的,不管言论高低,总归见解不同)。 其实,每个人都不乏故事,也不失精彩,你只要谦虚一些,就能发掘出来。不过,我觉得大学里最重要的还是多看一些书,自己需要的书, 图书馆是我们一个不可多得的宝库。

  我很想结束这场“国家级谈话”,因为太锻炼听力,可哥们儿兴致正高,让人家这样给憋回去也不厚道,总之还是这样聊了很一阵。 第二天清早快5点时,要到黄山站,哥们儿和妹纸开始准备下车,我给吵醒了,他俩在谈他们的事,我也没无聊的当个电灯泡,只好装睡, 可是耳朵又不能装听不见,我是无意的,,,
“哥们儿和他妹纸似乎下车后要分别,哥们儿对妹纸说:‘一会儿你先到我家一趟嘛。’
‘去你家干什么嘛?’
‘我家有好吃的。’(哈哈,其实他俩都比我大,大约二十多岁吧)
‘你家有什么好吃的?’听妹纸的意思他家不会有什么好吃的。
‘我家有粽子。’(汗,粽子,,《鬼吹灯》吗)
‘粽子?’妹纸忍不住了,‘这都什么季节了还有粽子,去年端午节吃剩的吧?’俩人哈哈大笑。
过了一会儿,妹纸自言自语到:‘一会儿回家我一定要洗个澡。’
哥们儿再接再励:‘反正在哪儿洗都一样,到我家去洗嘛。’(强悍)
‘不嘛’,,,‘去嘛’,,,
妹纸无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嘿嘿,我是不是懂了点什么?还是我太邪恶了?

  以后,我一定要对我的妹纸也说:“一会儿你先去我家一趟嘛,我家有好吃的。”还有“反正在哪儿洗都一样, 到我家去洗嘛。”借口够汗颜,没有朝后的脸皮哪能说得出来,而厚脸皮可是追妹纸以及等等(你懂得)的bug技能。

  本来以为按一般情况,越到后面车厢里人应该越多。这一次却反着来,越到后面车厢里人越少,一节车厢里只有十多人。

  我俩一人霸占一排座位,登山包也坐在座位上。午后阳光明媚,乘着悠闲和宁静,看书写字。当然,既然车厢里没人, 从文质彬彬男变身抠脚大汉也不过一瞬间而已。

  竟是难得静下来看了两本不厚的书,一本关于先秦诸子种种,一本渡边淳一的短篇小说集。对《光与影》这个故事很有感触, 小武敬介与寺内正毅俩人在西南战争中身负同样创伤,却因病例叠放顺序得到不同的医疗处治,在命运的安排下, 寺内正毅沿着洒满阳光的通道一路走来,成为载入史册的人物,小武敬介则在黯淡的小道上踽踽独行,最后在狂癫中死去, 我想,如果这样的命运降临在我身上,我没有幸运的成为光,却不幸成为影,又会如何面对?是像小武敬介一样对那个曾经宿命相连的人一直耿耿于怀, 还是真的淡然处之,洒脱面对,做好自己?

  后来,到了厦门前一站,我在车厢里数了一下,118个座位,只有7个乘客。熊伟醒了,我跟他说,一个人平均占18个座位, 他说,那样票价多便宜。我说,不能这样算,你应该算一个人赚了多少钱,17乘以168,哇哈哈哈,第一次赚铁道部这么多钱。

  熊伟开玩笑:“赚了那么多,我怎么一分钱没得到?”说罢摸摸口袋。
我说:“因为你的钱全买座位去了。”好像我们真的曾经拥有这笔钱一样。
铁道部,真是让人爱恨交织呀。

  2013年,1月27日,老人,夜临滨海。

  早5点,下火车,到厦门了。

  城市总是灯火通明,但人们却还没有苏醒,没有公交车,也没有吃早餐的地方。我们打算到曾厝垵去住宿, 一家叫做漂流瓶的旅馆,老板是四川人。不过太早没有公交车,所以决定走过去,也就几公里。

  只有出租车在路上奔跑,带着呼啸。

  徐徐而行,走到文曾路,走过文曾路就是曾厝垵了。应该是在郊区,周围很幽静,这样的路很适合骑车漫路。 途中,遇到一位老人,主动和我们攀谈。他是看我们背着大包,清早走在公路上,断定是背包客了。一路谈下来, 老人越发热情,于是带着我们去找很便宜的旅社(热情的以至于我们都找不到机会拒绝),还决定后天借给我们自行车, 和他一行骑游厦门。他是一位老知青,大串联的时候,爱上远行,骑车走了大半个中国,真是老前辈。

  住了便宜的旅社,那个叫漂流瓶的旅馆,也就没去了,在房间里睡了一天。

  傍晚,还是决定起床,逛一逛厦门,到海边走走。坐公交车去厦大一带,海边的夜景自要一收眼底才能罢休。

  朋友是第一次看海,难以压抑心中的感情,可我是第二次看海,已经变成一块臭石头无疑, 一个感叹号也不想从嘴里冒出来,于是他打了几通长长的电话。人的性格总是如此,即便是美景, 看得多了也会趋于平淡。正如住在海边的人不会感到他居住的环境有多么美,却会向往大山里那种上串下跳的感觉, 我们这些山沟沟里出来的孩子,自是向往着一睹大海的容颜。引用一个段子:
“一个旅游团来到一个少数民族聚居地,观看了少数民族的姑娘们表演的舞蹈。游客甲对游客乙说:‘你看她们跳得多好, 一个个能歌善舞,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民族,要是能生活在这样一个地方多好,每天都能见到翩翩起舞的人们。’ 路过的当地人听到后,很是哂笑。他心中想:多才多艺你妹啊,你才能歌善舞,你全家都翩翩起舞。”
  我想,旅行可以让我们暂时逃避现实的禁锢,寻找宁静。但在欣赏,赞美那一路上的美景时,或许慢慢地,就会忽视现实生活里, 我们所拥有的生活中,那一份我们所拥有的美。

  漫步沙滩,让海浪洗掉心中所埋的阴霾。月亮像一个孔明灯一样挂在空中,我想拍一张它和城市夜灯的特写,但没有三脚架, 拍出来的夜景都是摇摇晃晃的。我用了各种方法来固定我这个绝版柯达数码相机,最后终于让我拍到两三张满意的相片。

  今晚还是有收获的。

  2013年,1月28日,鼓浪屿,昂贵的午餐。

  睡得早,醒得不早。十点半左右,我们去到轮渡口。

  厦门是一个小岛,鼓浪屿是一个比厦门还小许多的小岛。岛上有许多浪漫的小店,还有浪漫的日光岩, 浪漫的钢琴,浪漫的猫。浪漫就像一只淘气的猫,让人琢磨不透,有时它能在你身边呆一辈子,而有时如何寻觅也不见踪影。 总算鼓浪屿四周都是海,这只小猫再怎么也逃不出小岛了。

  去过鼓浪屿或是了解鼓浪屿的人都知道,鼓浪屿的商店和旅馆都有自己的印章,你可以买一个盖章本, 在本子里找到属于这个商店的这一页,盖上商店的印章,最后盖了满满一本,留作纪念。但是去过鼓浪屿和非常了解鼓浪屿的人也知道, 这是一个很难实现的梦想。鼓浪屿的店太多,每一年有很多旧的商店关门,又有很多新的商店开门,你会发现盖章本上很多商店找不到, 或是原来的地址上开着另外的店;你会发现厚厚的一本在一,两天的时间里连一半都盖不完;你还会发现许多商店的章已经坏掉, 或是印泥早已用得毫无颜色。商业化的时代里,商业化的鼓浪屿让一只叫浪漫的小猫活得越发精神憔悴。

  但还好,浪漫还活着,有一些地方早已悄悄将它扼杀。我想,下次来鼓浪屿,我就带上各种颜色的印泥,买两三套我喜欢的厦门明信片, 遇上喜欢的商店和印章,就在明信片上按一下,这样,总能带走一丝浪漫的气息了。

  这一天,几乎一整天的时间都耗在盖章这件囧事上,日光岩也没去。按着地图找到一个个小店,张三疯,陈罐西,围脖98,,, 其实,本身目的的意味早已失去。人越发成熟,就越发固执己见,有时候明知道这样做已经不合时宜了,却仍要坚持自己一开始做出的不切实际的决定, 真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中午一顿饭48元,嘴巴和胃在畅快的欢叫,钱包却在哭泣,吃得只是半饱。一顿饭吃回原形,原来还是苦逼屌丝,晚饭也就泡面加火腿过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