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杭州》(一)

西湖六景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December 31, 2012

杭州,是在2012年元旦去的,一个人。去了西湖,沿着西湖围了一圈,想看看西湖十景都在什么地方。十景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存在的, 比如曲院风荷、断桥残雪这样的景色,需要在不同的季节才能观赏,比如雷锋夕照,需要在傍晚观赏;比如南屏晚钟,需要用耳朵欣赏。 这是游记的第一部分,描写西湖六景。

2012年,12月29日——前奏

  今天,南京下雪了,下得很是猛烈,雪花落在衣服上,慢慢的融化,结成水珠,再一瞬滑落地上。 抬头望着白茫茫的天空,漫天飞舞的白雪迷住双眼。这样的情景,在学校却又是呆不住了, 心里盘算了一下,决定明天往杭州,西湖有景,断桥残雪。

  末日这一年,去过很多地方,这一学期,也去了很多地方。本来国庆后打算,下半学期我哪都不去,省钱省时间,好好学习, 到头来,还是没忍住,真无奈。前几天给老爸打电话时,他就问:“元旦放这么长,又准备到哪去玩?”经他这一问, 本就不牢固的防线彻底崩溃,顺势就说:“可能去杭州玩吧。”心在想:老爸都同意了,自己干嘛还较劲儿。 想着,在南京呆了两年多,浙江都没去过,去一趟杭州吧。不可能变成可能,于是心中充满希冀和幻想,终于还是去了。

  想走的时候,就出走了,但走之前,心里还是思考了很多。一直觉得,旅行的洒脱,不是强迫自己去实现, 只有心里想好了,才不会在行走的时候,捉襟见肘。读《论语》,里面有一章, “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军,则谁与?’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 挺喜欢这样的态度。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哪会那么容易,甚至有时当你觉得自己已经实现了,回头来才发现并不是如此。

  南京的夜深了,今晚很冷,期待着在杭州的日子里,也是风雪伺候,西湖有景,断桥残雪。

2012年,12月30日——火车,阳光,积雪

  这一天,起得很早,南京与杭州之间不是很远。我想,到火车站去买票也不迟,那就让自己轻松一点吧。 临近中午时,朋友请我吃了简单的一顿,权当践行。

  去代售点买的下午2:40的票,K527次列车,南京到广州,路经杭州。

  这一次确实蛮轻松的,火车上人很少,于是选个靠窗晒太阳的地方呆着。 下午,昨夜的积雪还不曾融化,阳光照在雪上更加光芒四射,晶莹剔透。也照得人暖暖的, 车厢里开着暖气,又困起来,就这样枕着冬日午后的阳光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列车依然行进着,阳光依然跳跃着,隔着玻璃,太阳也在奔跑。列车广播适时放了一首《珠穆朗玛》, 一曲虔诚,宁静的声音,合着心灵,散尽全身。再后,是一首《北国之春》,邓丽君唱的,我是更喜欢蒋大为唱的《北国之春》, 但此刻,能听到自己喜欢的曲调,怎能不愉悦,这首歌,改编自日本民谣。

  我们都爱旅行,有着不一样的理由和目的,我是为着享受那一份宁静。生活里太多浮躁与喧哗,而我内心从不强大, 腻得一,两个月就会呆不住了,于是外出寻一份心静,保持年轻的活力。也不曾在乎什么方式,探险过,独行过, 穷游过,跟团过,只要能实现自己的目的,就可以。蜗角之上,也可以发生一场战争;大鹏展翅,也能够扶摇九千里上。 每一个人的世界不同,用自己衡量别人,却是太我;用别人衡量自己,却是盲目。

  后,车里人渐渐多起来,终于到杭州,找个小旅馆,住下了。

2012年,12月31日——西湖六景。

  去到杭州,自是为了西湖。我想着那一幅断桥残雪起床了,不过这一天,万里晴空,阳光明媚。

  西湖十景,古人推崇至甚,既是:苏堤春晓,曲院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花港观鱼, 柳浪闻莺,三潭印月,双峰插云,雷峰夕照,南屏晚钟。真是染指四季,有声有色,有静有动。 来一次当然看不完,有一些如今更是只闻其名,难见其影。且春时游湖为佳,能见之景颇多。 如我这般冬日前来,却遇上艳阳高照,却是连断桥残雪也是见不得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我是对时下什么“西湖新十景”无甚兴趣,但这传统的西湖十景之地,好歹我也去走一遭,地方也可以看看。

柳浪闻莺(柳浪残冰)

  柳浪闻莺

明 /万达甫
柳阴深霭玉壶清,
碧浪摇空舞袖轻。
林外莺声啼不尽,
画船何处又吹笙。

  却说柳浪闻莺,乃西湖东南岸沿五六里,皆植杨柳,初春时,柳发嫩芽,微风起浪,莺鸣其间,一幕活泼的气息。

  初进西湖,即从此地入,乃赏一番柳浪残冰。岸边,柳树依然垂条轻扬,湖中仍是闪闪波光,只是没有莺鸣。 不过,昨日杭州落雪,温度甚低时,既是阳光照射,积雪也不融化,其累成残冰,附在石板上,合着柳条波浪, 却有另一种诗情画意。我不是诗人亦不是画家,不然定当诗几句画几笔,情调几许。

  兴致当是高了几分,湖边行人几多,冬日的节奏也是不低。

苏堤春晓(苏堤遗老)

  苏堤春晓

明·杨周
柳暗花明春正好,
重湖雾散分林鸟。
何处黄鹂破暝烟,
一声啼过苏堤晓。

  沿着岸往西走,去苏堤。十景里很多都在这片地方。先路过雷锋塔,思忖:天气这么好,一定会有夕阳的,日落时分再回到此地。

  苏堤乃东坡任职于杭州时建,堤上有六桥,堤上植绿树,春日里,应是鸟语花香,花红柳绿,古人游足赏春,以得苏堤春晓之名。

  虽然午后的阳光给人以温暖,却敌不过冬天西湖中生起的阵阵冷风。一面晒着太阳,一面承着寒风, 行步苏堤。午后的阳光更烈,湖水映成了金色,途中,见堤西一长椅坐着一位老人,他就看着金色的湖水与太阳, 吹着一把口琴,这般静谧,温暖的晚年,好生羡慕,想想自己年老时,不知是否也有这样的生活。苏堤上,他与我们这些过客相比,才具遗世风格。

花港观鱼

  花港观鱼

乾隆(清)
花家山下流花港,
花著鱼身鱼嘬花。
最是春光萃西子,
底须秋水悟南华!

  其实我总觉得,花港观鱼基本已成花港喂鱼,想来古人观鱼时也不会不喂鱼的。

  去花港的路在苏堤映波桥和锁澜桥之间,所以途中去到花港。

  花港观鱼之地有古今之分,古池算是遗迹了,池小,亦有水和金鱼,也只剩的水和金鱼。 今池大,金鱼也较古池多,游客至此,大多会喂食金鱼。那金鱼接待每天往来西湖的游客,从来吃得很饱,抢食不激烈。 以前曾在四川绵阳一座公园喂过金鱼,那公园人迹罕至,金鱼饿得慌,为吃食都能跳出水来。或许是金鱼吃食见多了,我总觉得这一景太没意思。

曲院风荷(曲院枯荷)

  曲院风荷

清·陈璨
六月荷花香满湖,
红衣绿扇映清波。
木兰舟上如花女,
采得莲房爱子多。

  入夏时,西湖里荷叶疯长,荷花盛开,西湖曲院取水酿酒,荷香与酒香四溢,既是曲院风荷。只是不知古人赏荷闻香之余,会不会挖藕吃?

  而今,酒坊曲院已不再,,曲院风荷,也是胜景难再。入秋后,夏荷成枯荷,冬来西湖,只见残荷几处,却是曲院枯荷。

  那去曲院的路,在苏堤东浦桥旁,也于步行苏堤中途,去得曲院。

雷峰夕照(雷锋照夕)

  雷峰夕照

元.尹廷高
烟光山色淡演钱,
千尺浮图兀倚空。
湖上画船归欲尽,
孤峰犹带夕阳红。

  西湖边有雷峰塔,雷峰塔关白娘子。我小的时候以为这塔和雷锋有些关系。雷峰塔历史悠久, 几经重建。明时,雷峰塔被入侵的倭寇焚烧,木质结构烧毁后,只余得石砖垒成的塔身。民国时, 人们相信雷峰塔的石砖可以避灾祸,多去偷盗塔砖,古塔由此倒塌。后有建新塔,2005年时, 杭州政府斥巨资在原塔所在处再建一新塔,即如今雷峰塔。

  雷峰塔旁有夕照山,我以为雷峰夕照需在夕照山上观,于是日落时进景区(此景区包括雷峰塔和夕照山, 门票40元,每年七到八月份会有学生票,30元),上得夕照山,才发现夕照山隔在雷峰塔和夕阳之间,相机根本照不出塔与日落同在其中的相片。 无奈门票费40元,也舍不得再出景区到别处去赏雷峰夕照,只上得雷峰塔,赏夕阳与黄昏西湖,照几张相片,权且叫雷峰照夕吧。

南屏晚钟

  南屏晚钟

明 宋林
飘渺雷峰隔上方,
数声风送到幽窗。
柳昏花暝游人散,
付与山僧带月撞。

  雷峰塔旁有净慈寺,僧人于傍晚时分敲钟。古时四周树林围绕, 佛迹满布,黄昏,风入林啸,群鸟相鸣,钟声悠扬,成美景一幅。不过,多赏音,少赏色。   从雷峰塔下来时,恰听到净慈寺钟声响起,此时寺门已关,进不去了,南屏晚钟,算是听到了吧。

  杭州的夜晚降临了,西湖堤上与岸边亮起路灯,雷峰塔更是金光满身。 一开始,我是想夜游西湖,去白堤的平湖秋月(其实还有小瀛洲的三潭印月,但小瀛洲乃湖中小岛, 身上已没现金坐船去,作罢)。不过后来,沿湖岸走一会儿,感到非常累,于是坐公交去到城站火车站。

  这一日的住宿费因为进雷峰塔买门票而报销了,决定去网吧包夜通宵。熬到十一点,唉,可悲的网吧不开空调, 双脚实在受不住,好吧,预支住宿费,打旅馆去,本来计划的随后嘉兴一日行光荣牺牲。

去的50元一晚的小旅馆。登记身份证时,好心的热情的老板娘悄悄的问我:“小伙子,你要不要小姐妹(你懂得)。” 好吧,我的2012是这样结束的;半夜2点多,老板娘又来狂敲我房门,问我要不要小姐妹,好吧,我的2013就这样开始了。 唉,我一年的结束和另一年的开始,老板娘,你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