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稽之谈》(六)

异花林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November 21, 2012

一   坐在路边,你看着金黄的叶子随意的从头上坠下,不经意间,扑洒整条路。 时光从叶子里溜走了,你是否曾问过自己:为什么哀伤?

  已然双十年华,为什么哀伤?

  难道是再也找不到那片桃花林?难道是再也到不了那座林中小屋?

  不,你不明白,从来没有桃花林,也从来没有林中小屋。 钢铁和水泥铸就的世界怎么会有桃花林和林中小屋?这里有宽阔的广场,这里有笔直的大道,这里有耸立的高厦。 天空中飞翔着乌鸦,街道上行走着路人,没有桃花林,也没有林中小屋。

  在每一个梦里,你总发现自己走在一条泥巴路,前面是那片熟悉的桃花林。 你默默地走进林中,走近那座不用想也能找到的林中小屋。 可每当你想要打开小屋的门,走进小屋的时候,你总会无奈的醒来。

  醒来的时候,乌鸦在啄你的窗户。

  又一次从梦里醒来,泪水浸湿了枕头,你发现窗前没有乌鸦。

  夜,散发着浓浓的黑,明亮的路灯把道路照得发光。 乌鸦都落在路人的肩上,而路人,默默地行走在大街。

  默默地,你和他们一样行走在大街,你看到前方有一片树林,你狂奔而去,带起的冷风却击不起一丝涟漪。 此刻,夜,依旧浓黑。

  坐在路边,你看着黄金的叶子随意的从头上坠下,不经意间,扑洒整条路。 原来是一座公园。

  日子从叶子里溜走,你是否曾问过自己:为什么哀伤?

二   你站起来,拍拍身后的灰尘,默默问自己:为什么哀伤?

  金黄的叶子在你脚下发出清脆的响声,转过拐角,路边的长椅上坐着一对父女, 和你一般大的女孩欢快的哼着小调,年迈的老人在闭目小寐。

  从他们身旁走过的时候,老人叫住你, 你转过头,看到久违的微笑,温暖的绽放在老人的脸上。

  心中升起一个声音在催促你:寻梦,寻梦。

  你走出公园,穿过城市的街道,路人依然默默,乌鸦依然飞翔, 一只乌鸦想停在你的肩上,你不赖烦的挥起手臂。

  此刻,夜,依旧浓黑。

  城市的外面没有明亮的路灯,漆黑包围着漆黑的大道。 你问自己:已然双十年华,为什么哀伤?

  默默踏上大道,寻梦去吧。

  可是,梦在何处。

  高山仰止,抑不住满腔热情;
  平野望尽,不曾尽踌躇满志;
  大江东去,去不了一丝容颜。

  你翻过高山,穿过平野,游过大江,生命不曾停歇: 也曾仰望星空,穹上繁星布,空中萤火飞; 也曾奔驰草原,草色接天臂,野马走苍原; 也曾面朝大海,春生气暖日,花开烂漫时; 也曾经,无数次跌倒。你只是站起来,拍拍身后的灰尘,已经很久没有哀伤。 寻梦去吧,前路漫漫矣。

三   日子静静得从你身边溜走,年月远去时,皱纹爬上你的脸庞。 数十年前的双十年华,数十年前的哀伤,那已是数十年前。

  梦未曾破散,路未到尽头。 你曾想,也许这几十年一路走来,才是一个美妙的梦。

  你累了,你老了,你想起那个充满乌鸦的城市,于是你掉转头往回走。 让梦里的桃花林和林中小屋,和着岁月,随风逝去。

  城市的夜,依旧浓黑,在遥远的记忆里,似是从未曾天亮。 明亮的路灯照得街道锃亮,乌鸦和行人维持着永恒的节奏。 你又一次穿过街道,带起的微风击不起一丝涟漪,你往公园走去,你已明白一切。

  公园里,碧绿的叶子随意地挂上树梢,指头绽放出一朵朵饱满的桃花,是时候了。

  路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位妇人,她对你微微一笑,你想起许多年前那一个慈祥的微笑。

  妇人问:“值得吗?” 你说:“从城市出走那天,我已不再哀伤。”

  你往公园中心走去,你找到那个久违的小屋, 你终于真切的打开门,原来太阳静静得挂在屋里。

  那一刻,阳光爬上你满是皱纹的脸庞,,,

  公园的长椅上多了一位慈祥的老人,每当年轻的孩子从他身边走过,他总露出一个慈祥的微笑。

  日子静静得从城市里溜走,日子静静得从公园里溜走。 日子静静得,从你身边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