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青岛》

面朝大海,天昏地暗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October 7, 2012

青岛,是我第一次独自出行的地方,2012年10月份。记得那年,背着一个帐篷,傻呼呼的就冲到青岛,沿着海岸漫步,留恋栈桥的长情,留恋八大关的安静, 直愣愣冲向崂山却没上山,屌丝般的在劈柴院逛着美食却一个都没买。后来,又去了两次青岛,却再没有第一次的感觉。

时间:2012年10月2日——2012年10月7日

  自从五一黄金周取消之后,十一黄金周成了上班族们唯一可以出去游玩的日子。于是,国庆节的时候,全国各地的旅游景点总是游客爆满,厦门是这样,青岛也是这样。身边的人说,国庆肯定人很多,还是不要出去玩了,什么都涨价。是呀,确是如此,但如果总是因为一些不必要的理由而错过一些难得的机会,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迈出步子了。所以,还是在国庆节出去了。   本来在很早以前,是计划去的厦门,但到国庆前夕的时候,也没有上网订票,等我开始要上12306订票的时候,才发现往厦门去的火车票早卖完了,连短途票都没有了,差点准备放弃国庆出游了,后来查了一下去青岛的票,发现还有很多,回程票也不少,坐车的时间才10多个小时,于是把目标改成了青岛(其实在很早以前的暑假,就计划去青岛的,可是开学初又发现国庆时段青岛青旅的床位都预订完了,朋友又计划国庆去厦门,于是把计划改成了厦门,不曾想,最后去的还是青岛)   发现这次去青岛,是自己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独自出游。之前去过的黄山,洛阳,青海,泰山,都是和朋友一起去的。寒暑假有过的几次公路徒步,倒是一个人,却不算是旅行吧。

2012年10月2日,坐火车,网吧通宵

  这次去青岛坐的火车是K414次列车,早晨7点半出发,深夜10点半到青岛。   事先到图书馆借了两本书《燃情西班牙——一个留学生眼中的西班牙》,《独行侠——欧洲申根25国游》。在火车上,一边享受着旅途的颠簸,一边阅读着别人的旅行。车厢里人不多,还有很多空位,感觉还不错。慢慢的,深夜了,火车终于驶进了青岛,背起行囊,下站台。   火车站附近都有网吧的,青岛站也不例外,不费劲儿就找到它了,今晚,就在网吧里过夜了。网吧环境非常差,通宵包夜还得20元,无奈。期间老爸来了一通电话,又叫我别在网吧通宵,去住宾馆,嘿嘿,可是呢,不是有句话叫“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吗?这去网吧住宿,说起来还是跟师父学得呢,哈哈。

2012年10月3日,栈桥,暴走,帐篷,夜宿沙滩

  在网吧里过了一夜,大清早就出发了,青岛,我真的来了。

  暑假的时候徒步,一次到了一个县城,老妈一个好朋友在那儿,那次和那位阿姨的女儿(比我大)聊了一个下午。 她是学国画的,经常随班里出去写生,也喜欢旅行,去的地方比我多许多,我问她一个人出去旅行要注意什么, 有什么经验时,她告诉我她到一个城市去的旅行方式:到了一个城市后,先随着自己的感觉走,在城市里乱窜,走到哪儿算哪儿, 走累的时候,才去通过各种方式了解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从这儿再去到自己要住宿的地方。

  这是我的第一次独行,我决定就按这个方式先乱走一番(真巧,泰山和青岛都是上面那位给我说过的她去的地方)。

  其实来青岛,就是为了看海,乱走的时候,不自觉的就往感觉更空旷的街道走过去。 不一会儿,发现自己真的来到青岛的滨海公路。原来大海,此刻,真是在眼前了,那些脑海中的海浪, 海船,蓝白调的画卷,这一刻,真得浮现在眼前,哈,开心起来了,凭栏远眺:

  远处,栈桥。

  当你追求的东西,一个接着一个在你眼前实现时,你就会感到无比的满足和愉悦, 这时候,我正是这样的心情。人生不过一直在追求,小学时要读初中,初中时仰望着高中, 高中时奔向大学,大学时,,,,我追求旅行。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向往栈桥,不过一次在《中国自助游》上看到栈桥, 就开始有到栈桥去的想法。其实,心目中的栈桥,全是木头搭建的,走在略高于海面的桥路上, 放眼望去都是蓝调,在桥头凭栏而憩,海水包围着你,无形中就将你也染成了蓝色。在《千与千寻》中,就有这样的画面。

  当然,真的栈桥并不是这样,宽阔的水泥路上一天到晚熙熙攘攘,两边的铁索栏起不到什么作用, 尽头的桥头堡——回澜阁,早已被商贩们占据。虽然落差很大,那天还是在栈桥呆了很久,并且临走前前一天晚上,还去了一次栈桥。

  离开栈桥的时候,还很早,去吃了早饭。在青岛的几天,唯一不爽的是吃得不好,也许是因为我没舍得花大价钱去吃一顿吧。

  沿着海岸线继续走着,早晨,海滩上有人打排球,晨泳,一片闲适的气息。 有一些城市,在早晨醒来的时候,慵懒而华贵,另一些城市,一直紧绷着。 从海岸一路走来,走过一浴,二浴,三浴,鲁迅公园,,,五四广场。

  在海底世界,第一次体会到黄金周的巨大力量,不在现场,你真的不会被震撼到, 这么多的人挤在一个这样小的地方,我想同一时刻,中国很多地方都是这样吧,唉,还是那句话呀, 做中国人真辛苦,做中国爸妈真辛苦,做中国大学生,真辛苦呀。

  青岛的街道,几乎都是用地名来命名的,有省份的名字,也有山东省一些城市的名字, 还有青岛市的一些地区。其中,中国从古至今著名的八大关隘,韶关、嘉峪关、涵谷关、正阳关、临淮关、宁武关、紫荆关、居庸关, 也被用来命名了,就是今天青岛著名的八大关欧美古典建筑区。八大关,红墙绿树,都是德国在殖民青岛时建的一些别墅, 如今,算得上青岛非常有情调的地方,当然,青岛有很多地方也是这样的,只是对于我这样的过客来说,这样也足够了。

  走到五四广场时,累了,发现原来有公交车直到石老人那边,好吧,青岛唯一便宜的还是公交车, 一块钱就可以上,当然坐车到那边去了。在石老人海水浴场那边,好不容易找到个网吧,在网吧里睡了一会儿, 给手机充了一会儿电,出来后,差不多傍晚。

2012年10月3日晚,沙滩上的夜宿

  这一天的目的地,就是石老人,夜宿。

  傍晚的时候,慢慢的步到石老人,这时,海边涨潮了,天空慢慢的黑下来,虽然人少了一些, 但沙滩上还是那么热闹。很多帐篷慢慢的撤掉了,还有一个帐篷孤零零的立在那儿,于是,我把自己的帐篷扎在它旁边。

  海风渐渐大了,沿海公路的路灯亮起来,温暖的黄色包围了这个城市, 在帐篷里吃晚饭,一包牛肉干。旁边的帐篷是三个女孩子扎的,过来问我石老人海滩可不可以宿营, 原来她们也想在沙滩上过夜。水足肉饱之后,踩着一双拖鞋,到海边去洗脚,走了一天的路, 千万不能在帐篷里闻着脚臭睡觉。回到帐篷,写明信片吧,写得无聊了,索性跑海里踩水玩,帐篷也不管了, 里面东西丢了就丢了,嘿嘿。海上升圆月,就像一个孔明灯慢慢的升起来,暗红色的。海边海风很大,海水倒是很温暖, 穿着拖鞋在浅水的地方沿着浴场走了一个来回,打着赤脚又走了一个来回,嘿嘿,终于尽兴。

  回到帐篷,嘿嘿,什么都没丢嘛。

  这样的夜色,这样的情调,一人独赏当然还是寂寞喽。 于是跑旁边的帐篷找那三个女孩聊天去了,聊着旅行的故事。

  后来,越发有些风凉,道一声晚安,回帐篷睡大觉去。

  呵,在浪声连绵中入睡;在海风习习中入睡;在月色缠绵中入睡;在浮想联翩中,入睡。

  晚安。

2012年10月4日,文化名人故居一条街,德国监狱旧址,基督教堂,崂山

  清早,被吵醒了,这么早就挺热闹了。

  起来收起帐篷,习惯的看了会儿日出,离开了。

  坐公交到中山公园,到公园后翻开地图,找啊找,发现条文化名人故居一条街, 如此,今天第一个目标便是这条街了。离中山公园不是太远,穿过几条街巷后就到了。 有哪些名人呢?我发现了康有为,沈从文,闻一多,老舍,还有一些我不是挺了解的,忘了。

  看到的第一个名居,是康有为故居,那天不曾开放,只是在门口拍了两张照就走了。 这条街很幽静,没有那种这几天一直感到的人来人往的感觉。其实,在这些街巷里,才蕴藏了青岛的气味。 有很多故居如今都变成了私人民居,所以我都没有进到里面。八九十年的老房子,如今仍然发挥着它们本来的作用, 历史,正在这些街巷里川流不息。

  唯有老舍的故居改成了纪念馆,如愿进到里面“瞻仰”了一番。

  走完了这条街,去到附近的德国监狱旧址参观。先是图片展,讲了整个监狱的前身后世, 后就进到监狱本身去了,里面有蜡像,以及讲解牌。似乎回到了民国初那个黑暗的时代,但感觉不是特别强烈。

  出了旧址,已近中午,没有心情吃饭,因为游客太多,各饭馆一定都是爆满, 还是错过这一时段吧。跟着地图,去到基督教堂,门票费10元。基督教堂是红顶白墙, 不过钟楼是蓝色的顶,嗯,好看。进到里面,就和电视里的教堂一样了,长排椅,前面有神父的台子。

  困了,就坐在长椅上睡午觉,顺便给手机也充了电。有一种感觉叫做恍若隔世, 醒来的时候,看着窗口透过的阳光,照耀着空气中的绒毛,不知身在何处,不觉年若何夕, 不知情至何处,何似已过千百年,恍若隔世,即如此感。

  闲来无事,坐长椅上,慢悠悠的写明信片,看着教堂里来了一拨人, 又走了一拨。写罢,离去。

  没有目的地,又来到海边,滨海的街道游客总是众多。在休息的座椅上坐了很久, 看着成群结队的人们在你面前来往,你看到了人生百态,也看到了自己独然一人的不合时宜。

  憩罢,翻开地图,崂山。

  坐公交去崂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了那边,天已经黑了。本来准备夜登山, 宿营山上,在山上看海边的日出。只是临到门口,才发现夜晚不让人进,只得往回走, 找了个旅馆住了一夜。

  原来崂山道士,说得既是这个崂山。

2012年10月5日,劈柴院,夜游,明信片

  在旅馆睡了一个好觉,早上起来时,日晒三竿了。

  坐公交回青岛市区,大概也花了一个多小时。觉得在青岛该玩的都走的差不多了, 于是漫无目的的在逛街。后来想到,应该把明信片给寄出去了,就往邮电博物馆出发了, 上网时发现的青岛有一个邮电博物馆,说是一个寄明信片的好地方。

  去到邮电博物馆时,看到确实还行,有免费给在明信片上盖章的小印,还提供慢邮这项服务, 也有各种各样关于青岛的明信片。只不过,感觉这儿的东西都有点贵,邮票卖得比本来的价格高两毛, 慢邮也是很高消费的服务。在邮电博物馆给自己的明信片都盖好章,买了点邮票, 跑到博物馆斜对面的邮局去整理好明信片寄出去了。其实对邮局特别亲切,因为每到一个地方, 第一个寻找的就是当地邮局,要寄明信片嘛。

  寄完明信片之后,又是接近中午了,直接无视饭点,前往劈柴院。 劈柴院位于青岛市中山路,中山路是青岛市一条比较老的街,主要是有很多商贩, 卖各式各样的小商品。而劈柴院更是其中最经典的地方,建于1902年,一条窄窄的小街巷, 青岛在解放后最早的万元户就出自劈柴院,现如今,劈柴院依旧热火,除了各种小商品,更重要的是各种小吃。

  去劈柴院真心受罪,那些闻着香喷喷,看着更馋人的小吃诱惑着我, 偏偏我只能干瞪着眼,好吧各种流口水,走完一遭,真是蛋碎了一地。

  大海蟹,大海星,各种海鲜,下次再见吧。

  其实去劈柴院之前,本来是想到天主教堂里面去看看的, 但到了之后才发现天主教堂不让进,于是辗转劈柴院。

  离开劈柴院,不觉间又走到了海边,又去了栈桥,一直呆到天黑。 这时真是饿惨了,找个饭馆吃饭,,,,青岛,真是高消费的城市,,,,

  天真的黑了,这一晚还是准备去网吧通宵的,不过现在还太早, 于是决定再去海边,明天就走,今晚再看看海呗。

  人是一如既往的多,栈桥和白天根本没差。海边的灯与海浪织成一副浪漫的画面。 走着走着,看到两个街头吉他手,一边弹着吉他,一边唱歌,很有感觉,,,

  之后,去网吧通宵了。

2012年10月6日,离开

  在火车站坐了一个上午,下午两点,上火车。青岛,再见

  纪念,第一次独行,第一次看海。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