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黄山》(四)

星晨,莲花峰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May 19, 2012

这篇黄山游记又臭又长,全文一万三百多字,写于2012年5月,是我第一次出游的经历,从那时起,爱上出行,而在黄山的那些时刻, 也让黄山成为我心中难以逾越的圣地。由于全文太长,不得已分成四段,逐一呈现。并且, 由于当时不似如今有许多经验,拍照技术不好,也没有留下什么值得珍藏的照片。此为第四部分。

星海退去,日出东方

  2:00的时候,我的手机闹铃想起来,春哥的也开始响,周围的呼噜声仍然是此起彼伏。

  我忘了自己睡在上铺,爬起来的时候头猛地撞在木质的屋顶,“呯”的一声巨响立马惊醒四位大叔, 一位大叔还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问另一位:“刚才什么东西响,发生什么事了。”我非常尴尬,于是等他们再次睡下后才起的床。

  拿着毛巾出去放水洗脸,抬头看夜空的时候被惊呆了。

  黑色的天空中布满星辰,密集的似乎都要把黑色掩盖住,更有一条宽宽的异常灰白的带子, 那真的是银河。星星们都努力的眨着眼,漫天一闪一闪的星光充满灵动,每一秒都感觉夜空在飘动, 我只依稀记得小的时候在农村见过几次这样壮丽的夜景。从小到大我一直喜欢看星空,没有去数它们,只是看着天上星辰的画卷, 遥想数万光年远的宇宙里那些无比巨大的恒星在燃烧,在发光。很久没有再见到这样亮丽的夜,当它有一次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的眼前, 那一晚我是真的被感动了,好像觉得自己活了好久好久,偶然间又看到了家。唉,实在难以表达心中的感受。

  我迫不及待的把天上的美景指给春哥看,于是春哥也被震撼到。 不过在感动过,震撼过之后,生活还得继续,还得把难吃的泡面吃掉,还得背起背包拿起手电走山路。

  看着手电射出的笔直的光在层层石板上摇摇晃晃,曾哥满是疑惑, 曾哥就问春哥:“你说古人晚上走夜路打不打灯笼?”于是一边走山路,一边两人又畅想了一番古人夜行的场景, 从“醉里挑灯看剑”一直聊到“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有时抬头看一下天,那星海从树叶间隙透出来,更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不觉间,一会儿就到达光明顶了,这一段没有喧闹声的夜路,让人流连忘返。

  看日出的地方还不能进去,于是两人跑到看日落的地方躺着继续欣赏夜色。 我拿手电对着天空也一闪一闪的回应星辰,就好像天上有人在看着我们。春哥说天上一定会出现流星,我没在意,因为从小到大就没见过流星, 以为流星还是遥不可及的幻想。但就在我还幼稚的闪着手电玩的时候,夜空中就真的出现一颗流星,一闪而逝, 没有任何前兆的情况下,让我猝不及防,春哥没看到,我指给他看的时候,已经消失了。

  我们是最早到光明顶的人,不过不一会儿有少数的人也来了,于是我俩从看日落的地方下来去到看日出的岩顶。 在岩顶也有人了,还好我们来得及时,占到一个不错的位置。等待的时候,我又看到一颗流星,这一次更清晰, 却仍是一闪而逝,春哥还是没看到,因为他在调单反(后来他自称见到一次)。

  日出的整个过程是漫长的,而这整段时间里,游人也是越来越多,人们都在等待那最精彩的几分钟, 也就是从太阳刚冒出个头一直到它整个身体冒出云端。唠嗑的时候和春哥说道,太阳会不会也很害羞,一下蹦出来之后, 看到这么多人在看着它,就有呼得一下蹦下去,然后给大家留下一句:“嘿嘿,我逗你们玩呢。”真要那样,肯定雷翻一大堆人。

  刚开始的时候,在东方的天边悄然间现出一团模糊的浅色,这团浅色慢慢得向两端延伸, 也越变越白。这时候,星海也静静的从西边退走,能看见的星辰越来越少。东方遥远的天边,白色亮光的海浪渐渐涌过来, 并且把西边剩下的星海浸染成深蓝色,浅蓝色,当星辰全消失的时候,整片天空变成了淡蓝色,这时候天也就亮了, 能看见远处大地上山脉在云海的环绕下开始展现自己秀丽的身姿。接着,在东方白色的天际,在刚出现亮光的地方, 悄然间又现出一层模糊的黄色,这层黄色也向两端延伸,但不会浸染整个天空,它是远处被阳光照射的云层。而当这层浅黄色的云层足够宽广时, 一线金黄色就从最中间的地方冒出来,它努力的向上冒头,从弧形到小半圆,再从小半圆变为半圆,当它整个刚冒出来时,还只是一个椭圆, 再过一会儿才会整个成为圆。这就是整个日出过程,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人们都是怀着激动的心情等待,最后那几分钟里,是忘我的欢呼雀跃。

  从星海到日出结束,是我在黄山第二段难以忘怀的时光,这一段记忆,当刻进脑海之后,便再难以磨灭掉。

莲花峰——超过80°的倾斜

  最后一天的行程安排,从光明顶到鳌鱼峰,再由鳌鱼峰路经莲花峰(不登此峰),到达迎客松所在的地方, 从那儿下山到慈光阁,再从慈光阁到温泉停车场,在温泉停车场坐景区大巴回到黄山景区换乘中心,再经过一系列的辗转, 最后坐长途大巴回到南京。

  由于只是在凌晨2:30吃过一碗泡面,在6点左右的时候肚子就开始饿了,我俩在从光明顶到鳌鱼峰的途中把最后一点干粮也消灭掉,最轻装前进。

  鳌鱼峰因其峰顶形似一鳌一鱼而得名,我们登上鳌鱼峰顶的时候,黄山已经全景笼罩在晨光里, 山脉,秃石,青松全都覆盖上了金黄色。行程有点紧,我们并没有在鳌鱼峰作过多的停留,就奔向莲花峰。 最后一天有很多下山路,到最后,膝盖疼痛,小腿发酸,只是凭着惯性和意志力在往下迈着步子。

  路过莲花峰的时候,眼见奇险的天梯,决定不管导游的行程安排, 攀登莲花峰。莲花峰的天梯,被春哥称为超过80°的倾斜,往上爬的时候,必须得一手扶着栏杆,再小心的一步一步往上走。 当停下来往回看,一边诧异自己竟然已经爬到这么高,一边会有恐惧和眩晕感,如果从阶梯上摔下来, 最后在转弯的地方一定会掉下悬崖。阶梯连在一起很长没有中断,一直爬到已经快要坚持不下来, 来不及呼气时才又到一个平台给我们休息。但就是这种超过80°的倾斜,却让我们越是兴奋,莲花峰是黄山最高峰, 当真的单凭自己的力量登顶时,还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我们爬到顶时,阳光更加刺眼,周围广阔的天地一片光明,阳光照在身上,感觉自己在发亮。 一切都在发亮,天空中没有云彩,整片浅蓝色的天海中只有一个活蹦乱跳的太阳。那时感觉,心里充满希望, 身体内充满力量,想要奔跑,想要跳跃。

  不过我俩也没有在莲花峰停留很久,因为赶时间到慈光阁。从莲花峰下山也是异常的艰辛, 这时直面的就是天梯之外的悬崖(下山走另一条路,比上山路还悬的多),能够清清楚楚的看见远处平地上像蚂蚁一样的人和渺小的寺庙, 但就是这种一览众山小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的要想往下倾,我们得抑制住这种心理作用, 然后像上来时一样畏畏缩缩的往下走。当下到迎客松所在的那片庙宇时,一停下来,小腿就会自动发抖。

  而这超过80°倾斜,是我第三段在黄山难以忘怀的时光。有时,当你面对一些身体上的极限和压力, 如果完成超越,会加强自己心理上的抵抗力。经年之后,也许面对着沉重的工作和家庭压力, 心中这样想:这又算什么,那时候我连这么艰险的山峰都征服过。就会更加坚强,淡定。

  在迎客松那儿,当看到它的时候,确实不敢相信这是许多画上那棵大气的松树。春哥说这就是迎客松, 好吧,我也权且当它就是那一棵黄山第一松。我们俩个人都和它合照了一张,又急急忙忙的赶下山了。 这最后一段山路,只是在重复一个简单的动作,不过在一个地方藏币一枚,决定下次再来时取出。黄山,去一次是不够的。

  在慈光阁,终于看到让我们牵肠挂肚三天的邮箱,两个人一张一张的郑重的把自己的明信片放进去, 放完最后一张,终于放心了,这一次黄山之行圆满结束了。

  至于以后坐车回学校这一段乱七八糟的经过,不甚精彩,就不叙述了。

尾声——回到学校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30。我俩经过接近三天的饥肠辘辘, 决定到学校附近一个黄山菜馆大吃一顿,只是点了三个菜,努力的往肚子里填着东西。 我们要了一瓶啤酒来庆祝这一次黄山之行,不过就是这一瓶也没有喝完,只是喝了一杯后,心中已经明白, 剩下的不想喝就不喝了。从菜馆出来,回到宿舍,一摸口袋,身上只剩5块钱。

  一些简单的数据,两天走了20多公里山路,攀登了1864米的莲花峰,每个人用了接近800块钱, 两个相机加起来一共拍了近500张照片,我在黄山寄了20张明信片,春哥寄了12张。而这些,只不过是证明确实去过黄山了。

  其实,这两天在写游记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这一次去黄山我究竟得到了什么, 是不是真的充实了自己的心灵?去黄山的想法在我心里已经形成很久,一直感到我能够从黄山得到一些东西。 不过,直到写完游记,也没有思考清楚,所以就不写什么感悟了。

  唯一清楚的是,黄山是我一个新的起点。对我来说,有很多戛然而止的行程, 也许由黄山开始的这一段行程在某个时候也会戛然而止,但是至少现在,是充满活力的走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