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黄山》(三)

始信峰,大峡谷,飞来石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May 19, 2012

这篇黄山游记又臭又长,全文一万三百多字,写于2012年5月,是我第一次出游的经历,从那时起,爱上出行,而在黄山的那些时刻, 也让黄山成为我心中难以逾越的圣地。由于全文太长,不得已分成四段,逐一呈现。并且, 由于当时不似如今有许多经验,拍照技术不好,也没有留下什么值得珍藏的照片。此为第三部分。

雾中缥缈始信峰

  从白鹅岭到黑虎松,是一段下山路,没用多少时间,在黑虎松停留了很久。

  黑虎松被各种导游称为黄山第二名松,第一当属迎客松。关于它的传奇有两个,一是某个僧人在不远一个地方打盹, 睁眼一看这东西忒像老虎,走近一看原来是松树,于是得名黑虎松;还有就是某个很牛的画家十次上黄山,有九次画这个松树, 还有一次上来给这颗松树题了首诗。不过这两个传奇也被各种导游传成了各种版本,导游们还说有三种人不能和这颗松树合影, 一种是属羊的人,因为羊入虎口嘛;一种是属虎的人,因为一山不容二虎;还有就是女人,当心变成母老虎。

  当然,旅游总要有笑料才行,难得导游们煞费苦心。我们草草吃了个面包,我抱着背包坐石凳上睡了一觉, 春哥给我拍了张文艺的睡颜照。后来导游露面,给我们安排了下一阶段的行程,先从黑虎松到始信峰,在始信峰逗留一段之后再奔走排云亭, 体格强健的人到达排云亭后可以去西海大峡谷,不过要按时回排云亭集合(行程是这样,但导游不带,这是散客团和旅行团的区别, 但散客团比不上自助游的是在规定时间指定地点集合)。

  黄山四绝中,我和春哥对奇松都不感冒,于是从黑虎松到始信峰那一段路上众多的奇松都被我和春哥无情的忽略掉, 很快就到了始信峰,在始信峰,是我在黄山最难以忘怀的三段时光之一。

  在古文里总会有这样的场景,隐士们隐居在终南山上,每日里望脚下云雾弥漫,吹箫而歌; 在武侠小说里也会出现这样的场景,令狐冲们在思过崖这样险峻的山峰上练习剑法,一挥剑就可以划开一片云雾; 还有在电视中,游戏里,,,。那天在始信峰,第一次和云雾离得这样近,随手一挥能看到雾气往着手动的方向流动,近处的山峰在云雾的遮掩霞不切实际, 似有似无。站在崖边,往下一望,除了自己的双脚就是一片纯净的洁白,甚至不能透过一丝山底的青黑。 难以抑制心中的澎湃,因为从不曾想到有一天我能够亲临这片缥缈的轻纱,甚至想要不顾一切纵身一跳,但也知道不过想想, 真要跳了还会毁了这景。最终也放弃在始信峰拍下自己的照片,我只是一个俗客,而这却是一片神迹。

  周围的游人还是有那么多,但我们默默得下来了,喧哗声中,自己却已无言。

峡谷中的空灵

  我和春哥总是比我们散客团的大部队快很多,很快就到北海一个宾馆集中的地方。 在这儿我们发现一个提供邮政服务的小卖部,询问后得知寄一张明信片就要5元钱,后来我们当然没有在这儿寄。

  从北海宾馆到排云亭,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其间的奇松仍然被我俩忽略。 在排云亭,终于见到了西海大峡谷,没有云雾弥漫,许多怪石耸立其中,像一把把利剑直指苍天,下午的阳光从谷口斜射进来, 让峡谷一面处于光明,一面处于昏暗。排云亭依山而砌,简单却不失风采。我想,如果是在多云的日子里,这里也一定是云雾遮掩, 看不见谷底突兀的石头和老松,更看不见远处的山峰。

  很多景色,都是人赋予了它们传说与寓意之后,才具有自身的魅力,因为人才是感受这一切的载体。 那些怪石,在导游们得解释下栩栩如生,猴子观海,妙笔生花,,,不过我一直没有领会。

  西海大峡谷被称为梦幻之境,是近几年才开发出来的,以依山而建的石栈道而著称,走在这些甚为突悬的栈道上, 总会冒出两个担心,一是怕栈道不牢固塌了下去;一是怕自己脚上抹油摔下去。这些石栈道被春哥称作超过60°的倾斜, 而我沿着它们下去的时候,总是要一手扶着栏杆才行。从栏杆边向谷中俯视,有一种深邃空明感, 这些经历了千万年风霜的石头就像一坛坛沉放多年的老酒,猛烈的散发着古老的沧桑感;而当它们映入眼帘后,又像突然刺穿自己的身体。 西海大峡谷的石栈道有两处是穿过山体的洞道,里面终年不见光,只能见到远处洞口那一团亮光,穿过洞道,总幻想自己穿越时间, 一瞬千年,或是穿越空间,来到桃源。

飞来石

  盛唐以前,黄山名曰黟山,后至唐明皇,盛传黟山乃黄帝炼丹成仙之地,至此得名黄山。 这里的传说与故事太多,总是听不完的。而飞来石却是在老版《西游记》拍摄之后名气大增的。 《西游记》中有石猴从天地孕育的巨石里蹦出来的场景,既是取景飞来石。

  之前上山下山已经耗费了很多的体力,所以现在爬的没那么快,不过总算是到了飞来石。 去飞来石的人很多,大家都争着爬上那一个平台,于是在梯道造成了微型的交通堵塞,想上的人上不去, 想下的人下不来,石梯上还有人在那干瞪眼。我和春哥上去后,我果断摸了飞来石四下,导游曾说:一摸此石生财运,,,,,, 四摸此石桃花运,五摸此石要怀孕。春哥两手久久的抚摸着飞来石不肯撤手,我以为他会有什么很深的体会, 但他摸完后只是说:“刚才我在召唤石中猴灵,此刻我已灵猴附体。”囧,,,

  从飞来石下来,就得直奔光明顶,因为导游在那儿给我们安排今晚的住宿。

  此光明顶非《倚天屠龙记》中光明顶也。很久以前,这座山上有座什么庙宇,后来毁于大火, 于是在原地修建了一个气象台,观星测雨。光明顶上有两处靠近悬崖的平台,一处是看日落的绝佳之地,一处是看日出的绝佳之地, 所以每当傍晚和清晨的时候,光明顶上都是人头攒动。黄山是由许多山峰组成的,其中以莲花峰最高,其次既是天都峰和光明顶,三座高峰统称黄山三大峰。

  光明顶上只有一家宾馆,由于光明顶得天独厚的条件,所以在这家宾馆住一夜非常昂贵,导游当然不会安排我们住在那儿。 在光明顶上歇了会儿,然后导游通知我俩到北海景区的狮子林宾馆住宿,之后第二天不管要不要看日出,我们都必须于5:30前到达光明顶集合。

  于是我俩人也没来得及看日落,即刻下光明顶到北海,准备晚上早早睡一觉,第二天夜行登山。

  狮子林宾馆还是一家四星级宾馆,看着很是豪华高贵,但我俩最后住的却是坑爹的16人间,上下铺。 不过也无所谓,只要有张床给对付一觉就行了,外面还有很多人睡的是帐篷。这一晚,匆匆吃过泡面(苦逼的学生党,都吃不起山上的热饭), 和衣早早睡下了,经过一天的攀登,确实有些累,尽管房间里呼噜声此起彼伏,我却没有被吵醒,春哥倒是说他醒过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