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黄山》(二)

东海与白鹅岭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May 19, 2012

这篇黄山游记又臭又长,全文一万三百多字,写于2012年5月,是我第一次出游的经历,从那时起,爱上出行,而在黄山的那些时刻, 也让黄山成为我心中难以逾越的圣地。由于全文太长,不得已分成四段,逐一呈现。并且, 由于当时不似如今有许多经验,拍照技术不好,也没有留下什么值得珍藏的照片。此为第二部分。

正文——三日游

  这学期,我们学校一共有18周,13周星期三刚考完有机,忽然发现下次考试是在第15周或16周, 于是决定趁13周周六到14周周一三天都没课的日子里,去一次黄山。三天回来后,写了这篇游记。 每年每天每个景点都有很多人在旅游,只不过是去一个小有名气的黄山玩一次,犯得着这样吗? 如果我是小题大做,那就看做是一次无病呻吟吧,只是希望不要诋毁。

启程——从学校

  次我们本来说好三个人去的,临了阿辉突然不去了,于是到最后剩我和黄春阳,黄春阳就是春哥,我就是曾哥。 去前当然要准备一大堆东西,买了一大啪啦吃的,两个相机,换的衣服,两个电筒,充电器,一本《中国自助游》,三本明信片,,, 总之我那个50L的登山包装的满满的,我还买了30张邮票,以防到时候买不到邮票,不曾想真的没买到。

  第一天早晨5:20就起床,也许是太兴奋了,其实之前一整晚根本没怎么睡着,就这样翻来覆去,浮想联翩。起来后几下漱洗完毕就出校门的到指定地点坐车。 我俩跟的是散客团,每个人交318元,包括来去的车费,两天的住宿和进黄山景区内的门票费,这一共算下来很便宜, 而且从后来行程的效果上来看确实比旅游团要好,不过总的来说比不上自助游。自助游有两个巨大的优势, 第一,完全自游,想到哪去就到哪去,没有指定地点和指定时间;第二,省钱,如果你是一个资深的驴友,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不过我俩都是菜鸟,不会安排行程计划,对旅游时要注意什么细节也一概不知,所以报了学校的散客团。

   7:00大巴终于发车黄山市,努力让心情平静下来,准备在这4,5个小时里补个觉。车在颠簸,人在颠簸,梦也在颠簸,,,

坑爹的东海游

  到11点的时候,醒过来了,窗外已是青山绿水。如果你一直向往着一个地方,当你靠近它的时候,就会觉得周围越来越变得美好。 那时候我就是这样的心情,在家乡早已见过很多次得青山绿水在我的眼里美不胜收。 过了一会儿,大巴驶进黄山市区的汽车收费点,看着屏幕上七个大字“欢迎来到黄山市”,我确信到黄山了。

  黄山景区属于黄山市,但离市区还较远,黄山景区包括东,西,北,天,后海,山下有个汤口镇,我们第一天就住在汤口镇,第二天开始爬山。 不过第一天下午可以去东海玩,东海不在主线上,它另成一线。

  其实我和春哥那天下午是想去寄明信片的,这是我们这次来黄山的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中午我就忙着给别人发短信询问地址和邮编,一边小心翼翼的说明原因:我要在黄山给你寄一张明信片。 深怕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别人就不回复给自己地址和邮编一样。 到后来,艳丽的导游来给我们介绍东海,说东海值得一游,我和春哥在这两种美色诱惑下,勇敢,潇洒的当了回冤大头,交了230快钱报名。 唉,真是有句话叫“英雄难过美人关”呀,还没开始财政就要超支了。

  其实当冤大头是我的老本行了,当就当呗,也许买别人个笑脸,也许得到的就一个嘲笑,看着钞票出去的时候很是肉痛一会儿, 然后又高高兴兴的去享受这忒坑的东西。所以每一听到别人大谈他远行时怎样怎样省了很多钱,我总感到自惭形秽,哥一直是个菜鸟。

  东海景区是由众多的山谷组成的,山上顺势而下的水汇到山谷就成了溪水,深的地方形成深蓝色的水眼,落差大的地方形成瀑布。 在东海我和春哥一共去了三个山谷,凤凰源,翡翠谷,九龙瀑。在翡翠谷,有一条石板路,石板的两端刻了两列红色的“爱”字,一列正着一列倒着, 春哥幽默的说:“这是爱进去爱出来。”好吧,这条路就权且被我们叫做爱进去爱出来之路,走在上面,感觉爱来爱去的,我去,神魂颠倒,,, 在九龙瀑,春哥滑稽的摔了一跤,他想从斜坡上超过前面的三个并行游人,却在刚超过时脚下一滑,令我感到遗憾的是当时忘了拿相机拍下这难忘的一幕, 不然会学校肯定是一大笑料。至于他那些号称血溶于水之情的破伤,我表示当时确实更关心的是他胸前挂的那个单反相机。 后来,一路上他脚底不停的打滑,口里在不停的埋怨脚上那双匹克。

  东海的景色,给我带来一时的惊艳,却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 那些山谷与溪水交映成辉的光影,在蜀南竹海也是甚为常见的。

  傍晚的时候,回到宾馆,吃完泡面,开始认真的写明信片。 下午在东海的时候,终于买到黄山的明信片,其实这些明信片并不是非常好,但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那种雀跃, 迫不及待的挑选出最美的,一张张写好要寄往的地址和邮编,一张张贴好邮票。至于想写什么,很难下笔,因为我也不知道想说些什么, 春哥早早写好睡觉了,我写写停停到午夜也终于完成。我一共写了20张明信片,春哥写了12张,我们都给自己写了一张,要寄回学校。

  这一晚,还是亢奋的有些失眠,因为第二天,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

爬到白鹅岭

  第二天6:00的时候,闹铃响了。

  早晨在这山下,也是很冷的,于是把外衣拿出来穿上,背起背包,准备出发。 在景区换乘中心,见到更多一路同行的人,很多是南京高校的学生,大家都是散客,加入的一个叫原野团的团体。 景区大巴沿着盘山公路七拐八拐,半小时后来到云谷寺,我们登山的起点。

  我们的行程是从云谷寺登山,先到白鹅岭,再从白鹅岭到黑虎松,在黑虎松等待会合。 至于其间怎么到怎么走,都没有导游,导游只在黑虎松等我们。我和春哥两人只有一个登山包,于是计划爬山的时候每过1.5个小时换人背包。

  攀登终于开始了。

  春哥很是兴奋,蹦跳着上了石梯,我也同样兴奋,但却蹦不起来,因为背着包。 较窄的阶梯石道上,下山的人和上山的人穿插在一起,较为明快的节奏里,有一个个缓缓向上移动的点,那是挑山工。 每一个挑山工会挑重约180斤的担子,有一只手拿一根很坚硬的木棍,这根木棍在行走和停下时都能有效的分担一个肩膀上的重量。 他们走几十步就不得不停下来歇一阵儿。我们不由自主会想到以前学过的一篇课文,会自然从心里生出一种亲切感, 但当想到山上那些建筑,水泥,食品都是这一担子挑上去的才能感到一些厚实和沉重。

  山路旁有一条山溪,远处宏伟的山峰在阳光的照射下,那裸露的岩石闪闪发亮。 春哥一如既往的向上进发,我从没有追上过他,但也没有被落下。登山的时候,当你领先而去鼓励,关心落后的队友, 是有一分炫耀:快加油啊,你看我比你厉害多了;当你落后时说没事我还行,是一种不服输:我才没有那么逊。 其实登山,最终还是和自己较劲,肌肉里沉积的乳酸拼命减缓你的步伐,而你的意志力不管是在减弱还是增强,都在支撑你往上爬, 骑车长途是这样,徒步也是这样,炫耀或是不服输,只是由内往外的一种证明。这些事情,就算是一个瘸子,在有坚强的意志力的时候,他也可以做到。

  不记得什么时候换人背包了,春哥背上包,虽然有些气喘吁吁,但还是爬的很快。 在一个靠近山溪得地方,我拿两个矿泉水瓶去灌了两瓶溪水,我们知道还没到山顶,这水上面的人肯定用过, 但也明白这水喝了一点儿事也没有,只不过有心理副作用而已,不过是庸人自扰。人们指着一些山峰说那像什么什么, 春哥突然文绉绉的来一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我很合适宜的回应了一句:“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春哥再说:“也许你是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不然就是还未开化。”我当然知道自己不是返璞归真,但也不想承认还未开化, 可是在曾哥眼里,你妹的那一坨坨石头它就是山,那一团团水它就是水。

  后来,到顶了,也就是白鹅岭,脸上的汗水早已经风干,一抹就是一层结晶的盐体。 在岭上有处观景台,远望是无际的天空,连绵陡峭的山峰,这时才有那一种俯视苍穹的感觉。 回想起之前那一段登山,还是深有感触,登山只是登山,一阶阶石梯从眼底消失,一阶阶石梯又从上面出现,没有在乎遇到了多少人, 也没有心思再去关心还有多长才完,只是在注意着脚下的一阶石梯和即将踏上的那一阶石梯,于是乎,自然的映射到我们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