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稽之谈》(五)

旅游,自由,匣子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May 2, 2012

  五月到了,夏天也到了。 记得有一次去蹭《日本文化史》的选修课, 课上放了一首日本民族歌曲歌里唱到:,,,喜欢夏天的朋友,就像你的母亲,,,喜欢冬天的朋友,就像你的父亲,,,。 不自禁就笑起来,原来当爸当妈我都占全了,怎么感觉自己还小。 十八岁那几天,自豪的感觉自己已经是大人了,可以堂堂正正的熬夜,可以不再偷偷摸摸的喝酒,可以远行了。 两年过去,虽然也熬夜了,喝酒了,远行了,但是忽然明白,一辈子也变不了大人。

  其实,到很远的地方来读大学,寒暑假更应该回家陪家人, 可是每次期末满脑子不由自主的就在想“放假往哪去”,老爸老妈眼里还是孩子的孩子渐渐的离开了家,开始自己的远行。 也许有一天,这个孩子累了,停下来也成了家,有了老婆孩子,孩子的孩子也长大去远行,这个成家的孩子才会明白远行的不只是孩子。

  沉浸在旅游的梦里,难以自拔,只是因为心里向往绝对的自由。 有一次很认真的思考这个命题,在想怎样才能获得绝对的自由,有没有人得到了绝对的自由。 “如果自由分为思想自由和行为自由,王阳明已经很接近绝对自由,在思想上,他能创造一个思想流派,在行为上,他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不过,如果把行为分为过程和结果,那他的过程是不自由的。 而陶潜之类的隐士比王阳明更接近绝对自由,但他们归隐之前思想已经发生了转变,这样说来也是不自由的。 总的说来,有三种人行为上高度自由,婴儿,疯子和傻子,婴儿还没有形成思想,傻子已经丧失思想。 疯子倒是有自己的思想(我们不理解的思想),而且想的也挺自由的,难道疯子才是世界上最接近绝对自由的人?” 想到这,自己也笑了起来,又想到“难怪竹林七贤要装疯卖傻”。鲁滨逊能够在远离社会后活下来但他心里想的却是回到社会。 也许真如所说的那样,人离不开社会,所以的不到绝对的自由。

  人离不开社会,所以得不到绝对的自由。

  我们一生下来,一到懂事的时候,就有人告诉我们做什么对,做什么不对,所以一开始我们就笼罩在社会的规则里。 长大后,有了自己的思想,发现一些社会的规则完全没有必要遵守(悲哀的是还是有大多数的人不明白),也发现另一些规则你不得不去遵守。 就比如,大家都理所当然的认为一个人长大了就要自食其力,自己养活自己,啃老的人都是败家子;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相爱后,男人就不应该同时再爱上另一个女人,女人也不应该同时再爱上另一个男人,,,这些种种的规则。 也许当我们竭尽全力从一个规则里跳出来之后,又马上悲哀的发现自己因为跳出这一个规则而早已陷入了另一个规则。 本来没有必须要遵守的规则,但是一个人的力量敌不过万众人的力量。

  人类从一有思想开始,就生活在悲剧里。当你“乱想”的越多,越发痛苦; 当你从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却能活的很开心。然而不管你想得多了还是少了,悲剧都不会发生改变。 这不是你在铁屋子里呐喊之后,一群人跟着你把铁屋子给砸破了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因为这一个大匣子确实不应该砸破。 所以有时真如所说的,还是不要想太多。 《楚门的世界》里,导演从楚门出生开始就给他营造了一个匣子; 《黑客帝国》里,机器人为人类的大脑营造了一个庞大的匣子; 在现实社会里,我们共同为我们自己营造了一个终极匣子。 楚门逃离了导演的匣子,只不过逃往的是一个更大的匣子; 《黑客帝国》里的一些活在真实中的人,想要回到机器人的匣子,现实生活又何尝不是一个匣子。 所以逃离与投奔之间,不存在对与错,也没有应不应该,现实生活不一定就是我们最真实的感受。

  也许,我那不切实际的梦没有错,而现实生活也没有错,生活中,本就存在矛盾与悖论。 不过呢,一想到工作啦,成家啦,还真是头大,头大呀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