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稽之谈》(三)

Posted by Small Star on March 6, 2012

这篇文章写于2012年,是《无稽之谈》系列第三篇。

  今日闲来无事,乱谈吧。

  似是读书时,才有更多的闲情写东西,年华老去,光阴横渡,缓缓的,越发不似从前。虽容貌依旧,似十六七之少年; 虽性情依旧,似无知傲气之少年。然心已痴朽,朽木,朽木,春降之时,汝将何去何从?

  或,天马行空,黄粱美梦;或,忧愁整日,前景惨白。有语曰:万物皆浮云。 于吾辈而言,不过妄语。既未遁入空门,亦未悟道成圣,何来“皆是浮云”。 古语亦曰:圣人不用情,最下不及情,吾辈中人,正乃性情当中。

  也罢,也罢,既难以除却情欲,则任其溢于言表。 畅快之时,手舞足蹈;心忧之时,引室长嚎;交困之时,卧榻痴睡;兴奋之时,把杯痛饮。 似那淡漠模样,却是令人作呕。

  又思,期年之前,吾常笑,事无巨细,情到既笑,也曾无故傻笑。 然既入此学,吾不常笑,整日听闻“未来堪忧”之类云云,终是渐入此理。 惶惶不可终日之人难以计数,或是欲望过剩,或是不谙世事而惧之之人,庸碌之辈也。 甚幸,甚幸,今已离此暗室。生生之趣无穷,生生之苦亦无穷,去苦存乐,自在逍遥。

  尝三更夜梦:深秋之季,叶落黄山,峰间云雾渺渺,时人依索登峰, 不觉已近昏晓,日渐出云海,吾孤立峰顶,无路可下,悲呼纵身一跳,须臾,却坠入南蜀故城。 梦醒。

  尝三更夜梦:盛夏之际,登奇峰黄山,怪石拦路,奇涧挡道,阶梯陡峭,林迷双眼。 吾虽文弱之辈,寻路索道,遇石搬石,见溪填水,任大雨滂沱,狂风呼啸,终封顶黄山。 梦醒。

  尝三更夜梦:晓春之季,桃花飞舞,杨柳弄绿,闲居南蜀小城,白日里嬉玩于市间,洋洋得意,耀武扬威,招摇过市,畅快淋漓; 黑夜里沏茶小憩,观夜空繁星簇月,看山腰灯火田庄,听夜市华灯初上,闻夜风春意暖人。 梦醒。

  生似南柯一梦,终魂归于初境。

  尝三更夜梦:寒冬之际,白雪飞舞,满城披银。 故友两三人,围小炉夜话,说幼时童真之趣,开怀大笑; 说曾遇困境之时,蔚然自笑;说爱情美满时刻,欣然微笑。 情至深处,即时痛饮。雪纷飞,面愈红,心愈红,雪映红。

  何患于得失无常。年华老去时,忽忆趣事无数。

  生而数载,不如逍遥一游。庸碌之事,实不是浮云,却皆乃浮云。